第2155章 爆发(2 / 2)

寒门祸害 余人 2250 字 2个月前

且不说科举取士早已成为铁律,官场是一个极讲究功名的地方,偏偏这个荫官出身的傻儿子竟然打算以权谋官,简直是要拉着自己这位父亲一起自绝于文官集团。

他一直笑话严嵩生了一个蠢儿子,只是自家这个大儿子似乎比严世藩强不到哪去,更是让好不容易扭转的局势骤然夭折。

到了这个时候,他仍旧不明白自己的蠢儿子哪来的自信,竟然以为他能够胜任别人奋斗几十年都不一定得到的六部侍郎。

“爹,凭什么严世蕃能做工部左侍郎,孩子就做不得一个六部右侍郎?”徐璠面对着这个说法,却是不愤地抗争道。

徐琨和徐瑛虽然乐意于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吃板子,但亦是纷纷扭头望向徐阶,已然是认可徐璠的说法。

在他们看来,徐府的权势虽然不及当年的严府,但还是有足够的能力将徐璠推到六部侍郎的位置上。

“严世蕃倒是坐上去了,但却遭到满朝百官的记恨,最后严嵩亦因‘溺爱恶子’而被迫辞官。你是要我徐家走严家的老路,被林晧然弄得家破人亡才甘心吗?”徐阶冷冷一笑,却是直指其中的利害地道。

虽然今天失了利,更是被林晧然借机树立了威望,但他心里还是有几分庆幸,毕竟徐璠没有做上六部侍郎的位置。

这……

徐琨和徐陈听到这严重的后果,不由得面面相觑。

本以为这是徐璠的一个小小的谋官之举,却不想这里面有着如此大的学问。自己这位平日狂傲自大的大哥,竟然差点将徐家推进火海,让他们心里亦是生起一阵害怕。

管家亦是没想到徐璠闯的锅这么大,暗暗后悔刚刚用的劲还是太小。

徐璠一直有志于成为像严世蕃那般的小阁老,只是听到其中的风险后,心里生起一阵后怕地认错道:“爹,孩儿此次真的知错了!”

“再打!”徐阶听到徐璠认错,却是恨恨地命令道。

啪!啪!

管家当即依令行事,手里的板子不再留情,甚至还挑着最薄弱的皮肤下手,板子重重地打在徐璠的屁股上。

“爹,这又是为何?”徐璠痛得话都说不太清楚,却是疑惑地询问道。

徐琨和徐瑛亦是十分不解,纷纷扭头望向徐阶。

徐阶慢吞吞地喝着茶水,显得云淡风轻地道:“我要你长下这个教训,知道这朝堂不是你这种蠢蛋能玩的!”

这是一句由衷之言。都说严世蕃是大明最聪明的人,但在他徐阶眼里,严世蕃实则是大明最愚蠢的人。

却是没能力走科途,凭着官荫才谋得一官半职,结果竟然抢占文官集团的香饽饽。最终让自己上了断头台,还让把持二十年朝政的首辅之家被抄了家。

正是如此,他要自己这位大儿子断了六部侍郎的心思,老老实实地继续做那个有地位和俸禄的大常寺少卿。

徐阶惩罚徐璠算不上大新闻,对这个朝堂亦没有什么影响,故而这个事情仅是官场和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