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因果(1 / 2)

阳光明媚的光线从别墅的落地窗投进来,映照着一地的狼藉,欣欣向荣和颓败形成鲜明的对比。

顾廷舟就站在这狼藉之中,迎接着四面八方的指责,明明心里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可是身体却一点逃跑的可能都没有。

他和赵蕊生的那个儿子叫顾言章,今年二十九岁,不学无术,安排过两个工作,都因为惹了祸被辞退,然后一直由母亲的养老金养着。

这样的男孩子,就算是生在他们顾家,好人家的小姑娘也不会给,所以婚事拖着,一直没结。

然后就惹下了一场难以启齿且难以收拾的丑闻。

妻子方优优说,顾言章在没人的时候,性侵她。

方家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大姐和大姐夫加上老父亲都找到市里的老房子来,要告顾言章。

母亲朱子琪当然不会承认:“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么德行,你都四五十岁的老干叉子,壮壮是瞎了眼睛性侵你?!”

壮壮就是顾言章的小名。

方优优向来都不是省油的灯,结婚之后就立马原形不露了,她是顾言章的后妈,本来就不喜欢顾言章。

现在她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可能不还嘴:“我老?是啊,我老他怎么还能做出这种畜生行径?还不都是你个老畜生惯得,从小就搂在你被窝里,十五六七还跟你睡呢,比起你,我不知道年轻多少岁。”

她的意思,分明是祖孙两个**。

朱子琪疯了一样,直接就冲过去,方优优挽起袖子不躲,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一边还骂着。

“嫁到家里二十几年,你连个蛋都不会下,你还有脸污蔑我孙子,那是我顾家唯一的香火。”

“是我不会下蛋?你儿子就是个大水货,以为我不知道他让前妻下药了,根本就不能生,你他妈的早知道,你还天天骂我。”

“你才是大水货。”

“老不死的你就应该早点死……”

当然方家人多势众,最后是朱子琪输了。

朱子琪疼的杀猪一样叫着顾廷舟:“杀人了,有人打你妈,你还不来救我?!”

方优优也喊:“什么都是她对,什么都是她对,顾廷舟,你妻子让你儿子弄了,你还当缩头乌龟,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打我试试……”

顾廷舟愣愣的看着这一切,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他也感觉自己说不出来什么,他们每一个人就觉得很委屈,都觉得自己应该为他们做主,可是他自己真的不知道,到底他们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然后他们就会说,这件事都是他的错。

那或许吧,既然是自己的错,自己又能说什么,做什么?!

只看着……

到了花灯初上的时候,终于不吵了。

方优优提出离婚,要一套房子和两百万,不然就起诉顾言章,朱子琪觉得方优优是为了钱所以故意陷害顾言章,不想给,但是人家留有证据,要么给,要么他孙子坐牢,顾家名誉扫地。

朱子琪更爱他的孙子,所以最后顾廷舟还是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干了半辈子的家产,都给了这个女人。

签完字,方优优拿着离婚协议叫顾廷舟出去。

顾廷舟觉得他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但是他性格如此,最后还是出去了。

小区的路灯下,方优优说:“当年结婚的时候,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就是你妈逼你的,想让我给你们顾家生孩子而已,其实我也没看上你,宋缺封少羽都是跟你一个地方出来的,哪个不比你强,天天绷着个脸跟吊丧一样,真以为我欠你多少多?

顾廷舟,如果有可能,当然我还会嫁给你,不然我一个中专毕业的女人,怎么会有稳定的工作,还有这么一大笔钱呢?!”

点着头:“你这种货色,也只能有这一个用途了,你就是个废物!”

说完,挎着包转身就走了。

顾廷舟:“……”

以为分别,她要说什么感伤的话。

以为分别,她会有一种觉悟!

她什么都没有啊!

她除了又骂了自己一顿,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呀,真的是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