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反贼头目是前太子妃?(1 / 2)

在王龙九和顾思维争辩的时候,定国公已经回到家里。

刚一到家,他就把大房和二房两个都已经十五岁的孙子叫来了。

对二人道“你们不是要游学吗?收拾两件换洗的衣服,然后就走吧!”

二人受宠若惊,也没细问,道了谢就走了。

定国公眼看着两个孙子离去,攥紧了拳头,他还想把长子,次子,三子……那些孙子都叫来怎么办?

正在这时,眼前的光线一暗,他抬起头,见是自己的孙女正白着脸看向自己。

“月月!”定国公急忙叫道。

薛皎月眼泪在眼圈道“方才祖父和弟弟们的说话,孙女听见了?!”

听见了啊!

听见了就好,孙女蕙质兰心,什么都明白。

“你快走吧!”定国公挥挥手。

徐皎月泪如雨下,难以置信的道“真的到了那步天地?我们可是定国公府啊,我们家都存在一百多年了!”

定国公是现存的,唯一的开国公爵!

独此一份啊!

可是还不是因为家里出了一个皇后才有今日的辉煌,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所以定国公府每况愈下,必须得找到新出路,不过是找失败了。

“是我毁了定国公府,定国公府败在了我的手里!”定国公的语气充满内疚,可却没有悔恨的感觉。

他继续道“月月,你快走吧,趁着现在东厂的人还没到。”

徐皎月摇头道“孙女要跟祖父在一起!”

“荒唐!”定国公站起来推开徐皎月,呵斥道“我送你的匕首你常年带在身上吗?记住了,你是女子,跑的出去就跑,跑不出去那匕首不是留给敌人的,是留给你自己的!你是太太姑祖母可是皇后,不要丢了她的面子!”

薛皎月呜呜的哭着,口中念叨“还能有一博,还能有一博!”

怎么可能有一搏呢,大行皇帝死了,齐烈竟然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当然,这是他真的没笑想到的,真的没想到,不然他不可能不顾一家老小的性命拥护那种货色。

他真的没想到,可是已经晚了。

太子对他定然恨之入骨,等太子回来,他只有死路一条,而他犯的可是谋反大罪!

除非……

除非起义军打进来!

可是他们跟起义军也不熟啊,都是些刁民,也会祸害人,他们家人的命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那样的话,月月就刚要走了。

“走!”定国公再次呵斥一声。

徐皎月想着自己手里最后的一张王牌,也只能保住一个人,就在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