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科幻小说 -> 宿主

第四百七五节 战俘就是战利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元凯笑了,他是个活学活用的人。天浩之前讲过的一些笑话此刻发挥了作用:“圣主是什么东西?很好吃吗?”

    不等布洛克回答,元凯继续操着英语发问:“你为什么拒绝接受检查?”

    布洛克感觉自己脖子快要断了,他只能拼命把脚踮得更高一些,尖叫声依然嘶哑,说话速度从未像现在这样快:“你们不能抢走我的铠甲,这是家族遗物,上面有我的家徽。”

    元凯“呵呵”地笑了。

    他松开手,布洛克像熟透的果实那样重重摔在地上。

    元凯双脚分开,左手叉在腰上,就这样冷冷俯视着:“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服从命令脱掉盔甲,要么现在就死。”

    这家伙是个脑子坏掉的蠢货,一个被养废了的白人贵族,过于骄傲且没有没有自保的能力。

    布洛克好不容易半跪着从地上站起来,他眼中蕴含着被压制的愤怒,战战兢兢又带着那么一点点期盼发出恳求:“这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你不能把它抢走。”

    元凯瞟了他一眼,转身看着站在旁边的侍从,发出冷酷的命令:“杀了他。”

    布洛克愣住了。

    附近目睹了这一切,也同时听到元凯发出这道英文命令的所有白人战俘都愣住了。

    凶猛的龙族侍卫们冲过去,按住布洛克。就在行刑者将战刀高举过头顶,即将落下的时候,元凯再次发话。

    他并非出于怜悯,而是另有目的:“别忙着砍头。先把他身上的盔甲脱下来,还有衣服。这家伙说得没错,盔甲很漂亮,留着能卖个好价钱。衣服也不能浪费,总有用得到的时候。先砍掉他的双手双脚,最后再彻底解决。嗯……顺便在这儿竖根杆子,把他身上的所有部件统统挂上去,让那些不老实的白人好好看看,这就是胆敢与我们作对的下场。”

    寒冷的天气,加上凶残至极的命令,布洛克男爵被吓得当场小便失禁。但这并未改变他的命运,龙族侍卫们三下两下扒光他身上的所有遮挡物,将其按在地上摆成一个“大”字,手、脚、头部……十多分钟后,三米多高的木杆上挂出一块块用绳索捆绑的人体残躯,在寒风中摇来晃去,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颗人头。

    元凯下达了新的命令。

    “把那些最不老实的白人挑出来,按照刚才的办法处置。一百个,或者两百个也行,再多些也没有问题。确保每一个检查入口都有足够的人头挂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白人明白,这里是我们说了算。”

    残忍的杀戮收到了效果,缓缓前行依序投降的维京士兵再没有出过乱子。看着木杆上那些在寒风中不断冷硬,表面逐渐堆起一层白霜的尸块,他们彻底抛弃了脑子里不切实际的念头,迈着沉重的脚步,朝着远处的战俘营走去。

    这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远离自由,甚至永远失去。

    ……

    受降工作持续了好几天。元凯快刀斩乱麻,他把白人俘虏们按照军衔和不同的身份等级分开,重点是普通士兵,每五千人为一队,派出少量军队押着往西北方向而行。

    龙族领地的北方有大片荒原,那里需要建设,需要开垦,还有矿山和冶炼厂也需要大批人手。从来就没有白白浪费粮食养活敌人的理由,既然他们已经投降,就必须把他们的剩余价值全部榨干,一丝不剩。

    这是天浩早在战前就制定的计划。身为龙族高层成员,元凯是计划知悉者之一。计划分为多个组成部分,其中对“锁龙关以南其它种族人类的使用”有过详细解释。

    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哪怕贵为国王,在天浩看来他们只有唯一的命运,就是成为奴隶。

    庞大的战俘群被押解着缓缓北去,他们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学抓城”。

    白头雕传送信息速度极快。按照天浩的命令,这批战俘当中有十万人将留在血爪城,那是送给虎王耀先的礼物,也是对虎族在此次战争中的补偿。

    ……

    王宫殿内,虎耀先坐在高大的王座上,久久注视着手中展开的信纸。

    “十万个白人……龙族那个年轻的摄政王还挺大方。”他自言自语,说话语气虽有些讥讽,却没有敌意。

    身穿白色长袍的国师巫林站在王座侧前方,他保持着上身微倾的恭敬姿势。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不再是从前那个心怀热血想要努力改变现实的上位者。

    除了天浩和龙族几位手握重拳的高层,没人知道巫林的真实身份。

    “陛下,您打算怎么使用这些白人?”只要与虎王在一起,巫林现在从不主动发表意见,几乎都是以谦卑的口气在询问,或者顺从的附和。

    虎耀先斜靠在王座上,眼眸深处微闪的亮光显然有别样意思。他用指尖轻轻点着王座扶手,若有所思道:“把他们全部发下去?还是趁着现在天气还比较冷,全部杀掉,阴干了做储备?”

    花费大批粮食养活这些白人在虎耀先看来是一门赔本生意。他对南方白人毫无怜悯。虎勇先战死在锁龙关,那是虎族最优秀的统领。虎刚也死了,那是自己嫡亲的侄子,也是虎族王室最优秀的年轻人。为了这场该死的战争,虎族前后派出了大批军队,从东面和北面两个方向给予支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战马……说起来虎耀先就觉得难受,祖先一直死守的秘密,因为白人大局进攻改变了局面,只能被迫无偿拿出来,支援正在前线奋战的龙族和狮族。

    巫林的腰更弯了,头也垂得很低。他的说话语气听起来明显带有谄媚成分:“陛下心寄百姓,这是他们的福气。”

    虎耀先皱起眉头:“你现在怎么跟那些家伙一样,除了奉承话别的什么也不会说?”

    巫林抬起头,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要甜腻:“这是事实。如果换了别人,肯定是想要把这批白人奴隶卖掉,而不是当做福利发下去。”

    “那就先杀一部分吧!”虎耀先的严肃只是故作姿态,好听话人人都喜欢,即便是一族之王也不例外。他对巫林恭顺的态度很满意,这意味着在经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后,这位国师老友终于变得顺应自己心意,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发展。

    “杀多少?”巫林谦卑温和地笑道:“还请陛下明示。”

    “先宰一半,五万人。”虎耀先谈到正事的时候就会变得仔细又冷静:“这部分尽量阴干,春天的时候能派上大用场。其余的按照比例发到各城寨,由城主和头领们自己处理。既然打了胜仗,总得让大伙高高兴兴乐呵一下。”

    “这是我听过最英明的决定,您不愧为最伟大的虎族之王。”巫林微笑着低头领命。

    离开大殿,走出王宫的时候,巫林已经在心中做好了关于这批奴隶的分配计划。

    这样一来可以帮助龙族解决所有在战争中受伤的白人俘虏。无论轻伤还是重伤,两者加起来肯定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看着外面广场上正在集中的那些白人,巫林暗自叹了口气————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龙族摄政王与虎王之间巨大的差别。前者远见卓识,多达数十万白人奴隶将成为龙族开发北方的重要劳动力。虎耀先则不同,他从未想过要对虎族领地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开发。尤其是道路与各城寨之间荒地的使用,虎耀先无论思维理念还是具体执行能力,都被龙族摄政王远远抛在后面。

    渐渐的,巫林脸上绽露出一丝微笑。

    还好,我已经放弃了那个愚蠢无知的家伙。

    ……

    几天后,包括佩里斯伯爵在内的维京军官战俘团被送到了天浩大营。

    这批战俘总数多达两千余人,是元凯按照天浩的要求挑选,并非所有战俘都是维京军官,其中有三百多名普通士兵。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接受过系统教育,文化程度较高。

    天浩在营帐里接见了以佩里斯伯爵为首的多名战俘。

    同时在场的还有狮王。

    没有想象中盛大热烈的欢迎仪式。看着走进营帐,在距离自己三米左右位置站定的这些白人俘虏,天浩冷漠地从嘴唇中间吐出一个英文单词:“跪下。”

    伯爵一秒钟也没有犹豫,双膝跪倒。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让他懂了很多北方巨人的规矩。

    南方王国通用的那一套社交礼仪在这里无人接受。北方巨人不懂得什么叫做“吻手礼”,也不会按照骑士礼节一对一的战斗。对于拒不服从命令的俘虏,他们的处理方法只有一个————用最残酷的方法将其折磨致死,头颅还要高挂在木杆上示众。

    能当上军官的都不是普通人。要么家世显赫,要么颇有资产。即便是因为局势被迫投降,包括佩里斯在内的维京军官们仍对巨人感到不满。用伯爵的话来说,“这些野蛮的家伙根本没把我们当人。他们没给我们相应的礼遇,也没给我们足够的尊重。要知道我们可不是平民,而是真正的贵族。”

    如果不是天浩的命令,元凯根本不会花费力气把这些军官从盘陀江西岸一直送到这里。不过就目前来看,长途跋涉的确有好处,至少磨平了这些白人俘虏身上的骄横之气。尤其是沿途不断的杀人,一颗颗血淋淋的脑袋终于让他们明白自己的身份,以及现实。

    “你就是佩里斯,维京王国的伯爵,所有投降人员当中的最高统帅?”天浩的英文发音清晰,非常流利。坐在旁边的狮王听了不由得浑身一震,下意识转身望着他,脸上全是震惊的神情。

    师锐从未想过,居然有人能熟练使用白人的语言。

    佩里斯直起腰,恭敬地回答:“启禀殿下,我只是临时执掌这支军队。尊贵的弗拉马尔公爵才是真正的统帅。”

    “是吗?”天浩冷笑着摇摇头:“他在战斗最关键的时候跑了,扔下了所有人。我虽然不喜欢你,但必须承认,你比那个所谓的公爵有担当,至少你能坚持到最后。”

    “多谢您的夸奖。”佩里斯不为所动,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弗拉马尔公爵是一个伟大的人。他一定是遭到了意外。”

    天浩继续冷笑:“你显然对本王对下属的控制力抱有怀疑。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如果没有我的命令,没人会对你的公爵下手。还有,我至今为止没有收到来自西部战场上关于弗拉马尔公爵的任何消息。我了解过你率领军队投降的所有细节。身为一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居然在那种环境下失踪……呵呵,其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弗拉马尔很大概率是扔下你们独自逃跑。毕竟一个人目标没那么大,这很容易做到。”

    佩里斯脸色有些发白,与他跪在一起的白人军官也变得神情阴郁。几天来他们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尽管不太愿意承认,但理智告诉他们,眼前这位年轻的巨人统治者没有撒谎。

    “好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本王也不想为了一个卑鄙的胆小鬼浪费时间。”天浩发出洪亮且充满威严的声音:“接下来,你们将前往磐石城,在那里接受下一阶段的学习。”

    佩里斯伯爵暂时抛开对弗拉马尔公爵的种种想法,他对天浩刚才说的这些话觉得意外,深感迷惑:“……很抱歉,我听不懂您的话是什么意思。”

    “学习我们的语言,也就是你们所谓的巨人语。”天浩的态度很认真:“只有这样,才能彼此交流,消除隔阂。”

    伯爵张着嘴,他忽然有种看将前方道路豁然开朗的感觉,于是试探着问:“殿下,您愿意放我们走?”

    天浩点点头:“只要你们考试合格就行。”

    年轻的摄政王继续道:“我想要的不是战争,维京王国与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合作机会。这个世界很大,完全可以容纳我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