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玄幻魔法 -> 宅修游历记

第024章 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元蠡真人凭借其强大的心理素质,继续面色自若地与林有道对话:“林小修士快人快语,真性情也。既如此,本真人便也直说了。我万浩门对你十分欣赏,诚心与你结交,并邀请你跟你的傀儡人离开苍炎派,去往我万浩门做客,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如何。”林有道摇头。

    “为何不乐意?林小修士可能不知道,不论从哪方面进行比较,我万浩门都比苍炎派强上百倍。你实在不需委屈自己呆在这,呵呵,小小山头上。”

    “没有为什么。”就是单纯不想去,懒得去。对林有道来说,除了她自己的空间,别的地儿她都兴致缺缺。

    屡次主动示好都被无视,元蠡的脸色沉了下来,口气也没那么好了:“本真人以元婴之尊诚意相邀,你也不肯卖本真人这个面子吗?”

    林有道疑惑地回道:“额,老实说,如果不是曾经从吴师兄他们那里听过你的名字,我都不知道你是哪位啊……又没有交情可言,你凭什么让我卖你面子?”

    “凭什么?!”元蠡气噎。这小丫头竟然还反问他凭什么?她是不是耳朵有问题?不然就是脑子有问题!

    凭他是南露华洲内屈指可数的元婴,凭这南边还没人敢不给他面子!

    “莫非,林小修士对本真人存有误会?哼,本真人知道了,定是苍炎派这些人跟你编排是非,污蔑本真人了吧?”

    “元蠡老贼,你还要不要脸?”新仇加上旧恨,徐道人都要气炸了,怒指元蠡真人,斥道:“何需我等编排?你杀害吾师在前,暗算我徒在后,恶行昭昭,人神共愤!”

    元蠡从容驳他道:“徐行真,百年前你空口污蔑我杀害你师父,却拿不出证据,我看在你师父面上,饶你一命,你不知感恩,如今,又污蔑我暗算你徒弟,哈,证据呢?你倒是拿出证据,展示给大家看看。”

    “你不承认?你敢发心魔誓吗?”

    “笑话,你是何身份,也敢支使起本真人来了?”

    “你不敢发誓?若你问心无愧,为何不敢发誓?”

    “哼,”元蠡不屑道:“你徒弟是什么东西,竟值得本真人出手暗算?本真人要杀他,都是明着来。徐行真,拿不出证据,就别再多言。”

    证据,徐道人拿不出来,不管是师父的死,还是大徒弟被暗算,不管他多肯定是元蠡做的,他就是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徐道人双目通红,深觉自己没用,对不起死去的师父,也对不起大徒弟。

    元蠡对徐道人投去鄙夷的一瞥,冷笑。他想起昔时,穆阳对这个姓徐的大弟子倒是偏爱得很,若非这个姓徐的性子心机不够,苍炎派掌门也不至于落到谭向川手上。

    “大师兄,”谭掌门不忍见徐道人如此模样,握住他肩头,安慰道:“不要一个人扛着,这不是你一人的责任,我也有愧。”

    听了谭掌门的安慰后,徐道人的心情不仅没有变好,反而更难受了。不只是他,穆阳的弟子们心中皆生出了浓重的悲哀之感。

    旧事又要重演了吗?百年前的结果是他们苍炎派分裂,主脉落入仇人掌控。今次,等待苍炎派的命运又是怎样的呢?

    “证据啊——”凝重的沉寂中,林有道清脆的声音显得格外突兀。苍炎派众人朝她看去,只见她仰头对林零一吩咐道:“证据咱们有呀,对吧?林零一,都有记录下来吧?”

    “是的,主人。接到主人指示后,林零一分区域、分重点对现场进行监控,保证本次记录毫无遗漏。”

    此言一出,两派的重要人物面色各异。苍炎派这边自然兴奋不已,本以为是死局,没想到,竟还有破局的希望,个个满怀期待。元蠡真人那边,脸色暗沉,心生不妙之感。

    “干的好。”林有道打了个指响,“投影吧,看看谁才是那个凶手。”

    “遵命,主人。”

    林零一拿出一个鸡蛋样的椭圆形玉球,然后,快速往玉球内塞入一块上品灵石,玉球先是通体发亮,亮光最后停在七个点位上,一阵晃动后,小小的球身上竟长出一对小翅膀,小翅膀扇啊扇,小球便飞离林零一掌心,悬浮于高空,然后,小翅膀扇动的频率变高了。众人正看不懂这是搞啥玩意儿时,忽见七粒若隐若现的、小若蚊蚁的黑点从他们之中飞起,最后,合入玉球上的七个点位。玉球左右上线地晃了几晃,洒下一片光幕,光幕上赫然出现元蠡真人和徐道人的身影,两人正你来我往的对话着,不正是赵通天遭雷劫前发生的场景嘛?

    “好像不是这里啊……快进。”随着林有道的指令,画面飞快地前进,直到雷降下来的前一刻。“停。应该就是这里。林零一,把所有区域的影响都放出来好了。”

    画幕一下分成了七个区域,事情一下变得清晰起来。随着画面的前进,众人也终于弄懂,暗算赵通天的真凶是谁。

    竟真得不是元蠡动的手。但,仍是万浩门的人,是站在元蠡身后的一个金丹巅峰期的修士干的。怪不得元蠡信誓旦旦,坚称不是自己干的,他自己确实没动手,却授意下面的人去做,合着这老贼跟他们玩文字游戏呢!

    “如今证据就在眼前,你还不承认?”徐道人质问。

    元蠡抬了抬眼皮,回他道:“你让本真人承认什么?林小修士的证据放出来得正好啊,正好还本真人一个清白。你可看好了,是本真人动的手?”

    “若非你授意,他怎会动手?”而且,从那金丹的站位就可以看出,其必是元蠡的心腹亲信。

    “这就要问你们自己了。到底是怎么惹得我万浩门的弟子不喜,竟至于到了忍无可忍,要动手给与颜色的地步。”

    “你——”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徐道人辩辩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他,气得那是七窍生烟。

    谭掌门拦住想要冲出去跟元蠡拼命的徐道人,脸色肃然,朗声道:“师兄,不用再与他争辩。事情,不是他不承认,就不存在的。师兄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师父当年真正的死因吗?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我把真相告诉你,也借此机会告诉我们苍炎派所有的弟子,元蠡老贼与我苍炎派,存着何等血海深仇!”

    接下来,谭掌门便将当年之事全说了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