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其他类型 -> 贞观俗人

第683章 东西二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太子坐在东宫崇教殿理政,软脚幞头搭配圆领袍衫,却也极似其父皇。

    “殿下,这是臣与詹事府拟订的《关于在京兆府率先试点实行百姓最低生活保障法的通知》,”秦琅把一份低保法递到太子面前。

    承乾刚刚签署完保甲法和治安法,以及工商法三个新法案,秦琅又将一份低保法送到面前。

    “低保法将把存在重度残疾或疾病丧失劳动力的家庭,给予最低生活保障补助,尤其是对于孤儿、鳏寡老人等将重点照顾,尽量做到幼有所养,老有所赡,让京畿贫困孤寡残疾也能沐浴到我大唐天恩!”

    这个低保法是先在京畿试点推行,率先于长安城内对长安、万年两县居民推行,然后再推行到京城外的二十个畿县,等试行效果后,再渐渐推行全国。

    东宫在秦琅的主持下,一连推出多道新法,自然也是为了让太子有拿的出手的政绩来,上任第一把火先整顿了治安,拍了苍蝇威吓了老虎。这第二步,当然还是得提高百姓生活水平,让大家过好日子,这才是根本。

    保甲法和治安法,都是主要维护治安的,工商法又叫工商管理条例,健全长安的工商管理制度,以保障长安经济的发展,依法设立工商所,健全组织,制度化、规范化。以适应下一步,京兆府将在全长安打破两市制度,推进坊市经济,各坊都要陆续拆坊墙设街市,全面加强街市经济,甚至在城门外划出地方搞城关经济,在京郊设立作坊区、仓库区等工商经济区。

    一道道新法,都是目标明确。

    低保法就是一个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工商法是为赚钱,治安法和保甲法是为维稳,赚了钱当然还得花,花得花对地方。

    “百姓年七十以上者,由官府拔出一丁之税奉养。”

    “若贫无产业年八十以上者,月给米五斗、肉五斤,九十以上者,岁加赐帛一匹、絮一斤。”

    “特命有司存问于高年,恤鳏寡孤独者必得其所,笃废残疾者收入孤老,岁给所用,使得终天年。”

    “八十岁以上老人还将赐勋,九十以上老人授散官!”

    各地建立养济院,收养无儿孙奉养的孤寡老人,并收留一些智障残废,并由官府出钱收养弃婴、父母逝世的孤儿。

    各地还修建漏泽园,就是国家公墓,以免费收葬那些贫穷的死者。

    “我们还将率先在长安、万年两县,各建三所惠人药所,诊疗贫病军民疾患,由东宫典药局拔派医士、药师,以及经费和药材,每所设一医官提领,并拟于每科明医科取内、外科举子各十人入东宫典药局进修后专派惠人药所。”

    秦琅拟的这个惠人药所,是一个福利性的医疗保障机构,由东宫典药局主管,并从每科明医科考生中特录取内外科生各十人,典药局委培,然后定向派到惠人药所。而惠人药所的药材,由拟由各地药材产地课税抽分进入惠人药所的大药房中。

    惠人惠人,就是必有实惠,针对纳入低保的贫困家庭和养济院的孤寡等给予平价药物和治疗,甚至每个低保人口,还给予一定额度的免费医疗额度。

    这种惠人药所,先试点开六个,俱在长安城内,长安、万年各三个,后期计划是在每个坊都要开一家。

    任何时代,生病治病对于百姓们来说,这都是一个大问题,小病忍着,大病扛着,吃不起药,看不起病,是这时代绝大多数普通小老百姓们的现状,更别说那些弱势群体。

    东宫若推出这样一个惠人药所,那绝对是能笼络人心的仁政。

    而为了保障这个事情能做长远,不是纯靠补贴输血,秦琅也是做了长远规划,比如惠人药所的医师药师也都授予流外品阶,算是有官身,将来还能一步步晋升,比如进东宫或是州县或是宫廷做医官。这些医师药师从朝廷科举的明医科中额外录取,定向委培然后派遣。

    最重要的还在于,惠人药所前期通过从药材产地的课税抽分药材纳入药房,到后期将慢慢的建立起自己的大药房,这个大药房如果做大,则不仅能够支撑惠人药局自己的平价药材供应,还能供应其它的药铺医馆,利于朝廷官方的便利性,建立一个药通全国的集种植、采摘、加工、运输、仓储、分发为一体的大药房。

    将来遍布各地的惠人药所,也将成为一个个药品收购点、加工点和分发点,跟后世网购物流一样。

    “低保制度实行之后,长安将不再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乞丐,也不会再有生活不能自理而无人照顾的残疾人,他们都将由养济院收养,组织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官府兜底,给予最低保障。”

    秦琅的低保法,甚至要建保障住房,推出公租房,以安置那些无居所或是住房太差的贫困百姓,于城郊或是长安城中择地统一建立,统一管理,只收取极低的租金。

    承乾一本正经的在新法上签署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很认真。

    政事堂的宰相们今天也到东宫来议事,并与詹事府联合执政。

    秦琅的这些新法,很突出。

    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秦琅把这些新法一份份拿给监国太子签署,心知这些新法一出,必将掀起一波浪潮,仅是这低保法,就足够笼络无数人心,被称赞为大仁政了。

    皇帝去了骊山温泉宫度假,下旨让承乾监国,政事堂与东宫联合执政决策辅佐,秦琅的这些新法,自然也是拿到会议上商议过的。

    秦琅本身就是政事堂的宰相,他做为太子詹事,在东宫内部会议上已经得到左右庶子等的支持,故此这些新法在联合会议上并没有太多波澜。

    太子的舅父吏部尚书平章事长孙无忌,太子的舅公尚书右仆射高士廉都是坚定的支持秦琅,因为支持秦琅就是支持太子。

    而马周和戴胄这两位宰相,向来跟秦琅关系好,马、戴两位出身低,故此对这些很接地气的新法,尤其是这低保法非常赞同。

    魏征、王珪两人也觉得新法可行。

    房玄龄这个左仆射,自然就更无道理反对了。

    结果自然就是在联合会议上,两府的宰执们一致通过了秦琅的新法,治安法、工商法、保甲法以及低保法,全部通过。

    皇太子在这些新法上签署下自己的名字后,便将由中书舍人草制,门下省颁行,尚书省执行了。

    承乾签署完名字,又重新交到了诸位宰相们面前,按制度,这张制书上,三省诸部的左右仆射、左右丞、中书令、中书侍郎、中书舍人、侍中、黄门侍郎、给事中还有东宫的詹事、庶子们都要署名。

    监国时的诏敕,增加了东宫班子们的名字,使的这份诏敕更加显得郑重。

    四法令正式通过,颁行。

    秦琅带头拍起了巴掌,殿中响起阵阵掌声,这是政事堂与东宫愉快合作的典范。

    承乾看着这满殿的紫绯高官重臣们,也不由的有些激动。

    法令一成,也有了他李承乾的一份功劳。

    众人重新落坐。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房玄龄笑问,“诸位可否还有事要奏,若无事,今日会议结束,各回本司办公吧。”

    秦琅起身。

    “房公,殿下,我这里还有一件很得要的事情要议一下,是兵部关于府兵的事情。”

    一听府兵二字,所有人都又坐定了。

    府兵是国家兵制之根本,虽然皇帝几年前就另设了一支募兵的北衙禁军,可毕竟才几万人,而府兵却有六十余万。

    “难道三郎想要改革府兵制?国家之事,在祀与戎,兵者,国之大事,可要小心啊。”王珪提醒秦琅。

    朝中人都知道,秦琅是个改革派,在他的推动下,朝廷已经改革了租庸调税制为两税法,改革了均田制为租佃法,现在居然又对兵制下手了。

    “诸公,我岂不知道兵者国之大事,然则府兵制的根基也是均田制和租庸调制,先前府兵地位高,可以足授军田,并免除赋税,有功者可以得勋级,死者家属能得到抚恤。可如今均田制已改,租庸调制也改了。”

    “朝廷已经无法保障点选新的府兵后,再给予他们每人百亩军田的实授。另外新的两税法下,以田亩征税,摊丁入亩,户税也以田亩钱财为根本,同样影响着府兵根本。”

    大唐的府兵是没有军饷的,只是授田、免租赋,然后要自备装备行粮,按时番上宿卫,农闲训练,战时受征出战。

    兵散于府,将归于朝,府兵其实就是一群民兵。

    大唐府兵地位高,人人都想当府兵,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府兵是绝大多数人唯一的上升途径,可如今科举制度越来越完善,每年科举入仕的读书人越来越多,这本就已经挤占了不少原本靠征战立功入仕的府兵的上升通道。

    另一方面,府兵主要挑选的是贵族豪强子弟和三上户的地主们,家庭条件好财力足,打小训练,因此他们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且士气高,动力足,使的大唐府兵百战百胜。

    而现在府兵的根基在毁坏。

    朝廷不再均田授地,府兵的军田也能保障了,新的两税法下,府兵也没有免税的特权,更别说如今不比西魏北周隋朝之时,战事频繁,立功的机会多,现在天下一统,府兵们虽训练、番上、戍边,可没啥立功机会,一年得花很多时间在训练、驻防等上面,却连军饷都没,还得自带干粮。

    没仗打,意味着没立功机会,意味着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

    在之前,府兵社会地位高,能当府兵,那都意味着你半只脚踏入公务员队伍,算是捧了只铁饭碗,一旦立功就能得赏,获勋得赏甚至是当官。

    可现在,这些正在改变。

    如今已经有许多贵族官员地主子弟,都改去读书考科举了,连豪强地主子弟也不太愿意当府兵了。

    虽然这还只是一个苗头,还暂时影响不了六十多万大唐现有府兵,可府兵制确实已经开始在烂根了。

    做为高居庙堂之上的宰相,必须得有预见性。

    秦琅身为兵部尚书,若是不能提前预防,更是失职。

    “秦相有什么好的建议吗?”王珪询问,大唐立国之初,是以均田制为根基,然后才有租庸调税法和府兵制,可如今制度大变,军制也确实有些不合时宜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