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魔胎(1 / 2)

姚之玉说话都结巴起来:“情……情人蛊?老婆婆,您知道情人蛊?”

老婆婆轻轻点头:“是呀,你的情人蛊,不还是我给的吗?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还不如我一个老婆子记事?”

被老婆婆不轻不重数落两句,姚之玉完全没有感觉,脑子完全被震惊所占据。

她忙不迭询问:“那老婆婆,你知不知道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公子是谁?”

老婆婆再次点头:“姑娘在考我?放心,我老婆子记性好着呢,你与那日同来的公子情真意切、郎才女貌,可谓是天作之合,老婆子印象特别深。哦对了,你手里拿着不就是那位公子的玉佩?这可是你们站在这情人树下,互许终身才能得到的见证……”

后面老婆婆还絮叨了许多爱情如美玉坚贞纯洁的话,可姚之玉已经听不进去,她一脸懵地盯着手里的玉佩,恨不得把它盯出一朵花儿来。

其实,如果换一个对象,姚之玉表现可能还会正常些,但现在这个对象是宋谈,姚之玉便觉得哪哪儿都不对劲。

她甚至开始怀疑节目组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于是刻意安排,这会儿连表情都掩饰不住了,也顾不得旁边还有什么摄像头。

情真意切……

天作之合……

互许终身……

莫名其妙的,姚之玉总能把这些词联想到综艺以外的姚之玉和宋谈身上。

“咳咳。”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人的咳嗽声。

姚之玉没回头,脊背也瞬间僵硬,因为她当下已经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不正是老婆婆提到的宋谈吗?

那老婆婆也认出了宋谈,笑吟吟地停下摇椅坐起来。

“我还当你这小姑娘跑来是为什么呢,原来是来向情人树还愿?这位公子,你的姑娘,可要记得看紧些。”

宋谈不知道该接什么,只好朝那老婆婆点点头,可落在正好转身的姚之玉眼里,这动作就像是默认了。

她睁大眼睛,没好气地瞪了宋谈一眼,恶声恶气地叉腰质问:“你什么时候来的?是不是故意跟着我?”

宋谈指了指姚之玉手里:“我看到你偷藏了我的玉佩,所以就跟过来了。”

姚之玉狐疑眯眼:“我怎么觉得你一点儿都不惊讶……你不会是没有失忆吧?”

刚刚他们六人在一起便推断过,应该不是所有人都失去了记忆,相反,这六人里应该有好几人是保留了记忆的。

可现在保留记忆就等于蛰伏暗中,这是天然的优势,没有谁会主动暴露出来,反而是姚之玉先行暴露了自己没有记忆的事。

现在她推断宋谈保留记忆也是猜测,可宋谈完全没有摇头,一副默认的姿态,反而侧面证明了姚之玉的猜测是真。

姚之玉也反应很快:“这么说,掌门,不对,我爹,我爹的密室是你打开的?你从我这里得到了打开密室的办法?你杀了我爹?你就是魔族奸细?”

宋谈无奈:“我的确有记忆,但我绝对不是魔族奸细。”

姚之玉:“那密室的事情怎么解释?”

“就是担心被怀疑,我才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的确是把掌门密室的开启办法告诉了一个人。”

“谁?”

“……陆深。”

*

陆深藏在阴影里,安静地看着林拂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