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其他类型 -> 荒诞推演游戏

第二十四章 Love And Peac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魇语出惊人,无论是虞幸这边的观众,还是魇直播间的观众,都觉得这一幕略带喜感。

    大汉……不对,姑娘。

    你就算是要转移话题,或者博得幸的好感,怎么也不至于表白吧!

    你当幸是什么纯情男孩,你表白了,对方就不忍心动手了吗?该杀还是会杀的呀。

    然后观众们就看见,一直在幸直播间挂着的曲衔青去了魇的直播间,并且留下了1000积分的打赏。

    [曲衔青来给魇打赏了?该不会看上魇了吧,史无前例啊!]

    [楼上别瞎想,曲大佬之前已经给幸打赏过,就算看上也是看上了幸。]

    [这打赏是啥意思,曲大佬也吃瓜?]

    [曲衔青:这个女孩很有想法。]

    很有想法?啥叫很有想法?

    观众们没看明白,其他明星推演者由于和曲衔青不熟,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只有曲衔青自己知道,她此刻很想笑。

    虞幸这个人,有多久没收到过这么直接的告白了?反正她回弥今市之后就没遇到过,或许是因为虞幸太优秀了,普通女孩子根本不敢来表白。

    不普通的女孩子,可能在鼓起勇气要表白的时候,就会被有所察觉的虞幸做点什么给吓走。

    她亲眼见到有一次,一个富家女孩准备了礼物找虞幸表白,然后虞幸愣是用暗示的方法,让那女孩以为他是个隐藏起来的变态,私生活极其荒淫无度。

    于是女孩认为自己这段时间的感情被欺骗了,气冲冲的带着礼物离开。

    类似的事不止一例,虞幸的劝退方案也是花样百出。

    其实曲衔青也有些好奇,虞幸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为什么他对待感情,不仅仅是不感兴趣,甚至已经到了在主动躲避的程度?

    这是有心结啊。

    ……

    直播画面里。

    虞幸面色古怪了一瞬,非但没后退,反而靠得更近,下一刻,被魇抬手抵住。

    “我认真的,我喜欢你,所以不会背后阴你,你就相信我吧!”

    虞幸深以为然:“我相信你了。所以,作为喜欢我的人,我接近你,你不会感到开心吗?”

    说完,他故意露出了一个阴险的表情,仿佛只要魇的回答有漏洞可钻,他就会直接动手,毫不留情。

    [哈哈哈哈幸的恶趣味]

    [我看了全程,觉得幸挺讲信用的,还是有原则的]

    [呵,我给先知的打赏打水漂了,谁能告诉我幸杀过几个人,值不值得关注?]

    [幸杀了几个人不知道,我只知道幸和先知不是一路人,楼上的堕落线推演者想找后辈,别把心思打到幸身上。]

    [魇的操作真迷啊,不过她的能力的确少见,这下要被各个势力抢去培养了吧。]

    [幸也会被枪吧,还有魔术师,他的小纸人也很少见,大势力就喜欢拥有罕见能力的人,每一个都能研究出很多新配合和新战术。]

    魇看着幸,无语凝噎:“……”喜欢是真的喜欢,谁叫老娘作死,对那双眼睛一见钟情了呢。

    但是老娘怕你再近一点就要扭我脖子。

    毕竟直到现在,她都没见幸使用任何一种祭品能力,好像对方就是布布局再来点算计,一切就顺理成章地往有利方向发展了。

    也就是说,幸还没出力,如果幸拿出祭品能力来对付她……魇打了个寒颤,忙道:“开心开心,太开心了,但是我害羞啊。”

    她也没指望幸相信她,并因此怜香惜玉,她只求自己的行为能让幸觉得她很有趣。

    一般这种智商型推演者,都会对有趣的东西很宽容,这是魇之前主线任务进行对抗类推演遇到了个变态的时候的亲身体会。

    最后那个变态因为对她放松了警惕,被她反杀了。

    enn硬说起来,可能像总裁文里的高冷总裁对白莲花女主说“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道理吧?

    聪明的女孩子,都是会把握男孩子的心理的,有时候装傻也是一种智慧……大概吧。

    果然,虞幸停止了接近的脚步,并且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魇松了口气,知道这波稳了。不管刚才幸是在逗她还是想杀她,这会儿都不想了。

    “跟你开个玩笑,别太紧张。不过,”虞幸看上去特别真心实意,“下次表白,记得样貌和声音变回去以后再表白,你这样,我有点慌。”

    说着,看了看皮肤小麦色、三十多岁、身材魁梧的壮汉。

    是真的有点慌。

    魇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别人眼里不是大美女了,是糙汉子。

    草,她自己想了一下,自己也慌了。

    辣眼睛!黑历史!

    当下,她十分希望幸能忘记这一幕,于是果断让魔术师苏醒,提醒幸去看看魔术师。

    卡洛斯揉着脑袋,看看四周。

    刚才虞幸和魇在先知愤怒且略带一丝恐惧的目光中商量好了合作,随后就凭空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先知也凭空消失,卡洛斯感受到自己留在先知怀里的纸人开始躁动,于是给自己放了点儿血,让已经与先知产生连接的小纸人自杀。

    做完这些,他在所谓的梦魇里随便逛了逛,还爬到树上好好观察了一下一开始吊在树上的他们的“尸体”。

    越看越觉得,尸体们样子不像上吊而死,因为无论死前什么姿态,上吊时颈骨断裂,头会垂下去,不可能保持仰面。

    仰面的姿势,倒更像是绞刑——古代的刑罚中,用绳子将犯人脖子套住,在犯人背后转动轮子,绳子收紧,让犯人的头不断上仰,直到颈骨反向断裂。

    刚产生这种想法,他就精神一个恍惚,眼前漆黑,直觉回来的时候,已经被真实的大雨淋成落汤鸡了。

    然后,卡洛斯就看见了倒在自己身旁的先知的尸体。

    虞幸缓步走来,对他说:“搞定了,你的纸人用途还真不少。”

    卡洛斯谦虚:“应该的,应该的,都是魔术表演需要。”

    他目光扫过魇,似乎是权衡了一会儿要不要动手。

    虞幸知道他在想什么,按住了他蠢蠢欲动的手:“魇不会对你狩猎,你也别主动招惹她了,love and peace。”()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