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历史军事 -> 春秋大领主

第142章:这特么是怪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们很轻易地攻占了城门,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杀进城内,攻占贵族庄园之后,才知道这里的贵族不在,并且大多数武士被带去听候秦君的调遣了。

    贵族不在,家臣能被带走也走了。

    这就是“豪”城防御松懈,遭遇入侵又抵抗轻微的原因。

    吕武才不管那么多,亲自翻看这家子的竹简,想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一阵的翻找下来,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数据,倒是《诗》挺多,还有一些记录这家子光荣历史的“传”。

    因为没有多少武士的关系,交战也就不是那么激烈。

    他们到午夜时分,杀了反抗的秦人,再将剩下的那些集中起来。

    吕武比较关注的是特殊人才,亲自处理了俘虏到的匠人,才有空见一些身份比较特殊的俘虏。

    “你等晋人何其无耻!”荡欢十足的气愤,骂道:“竟不宣而战!”

    另外的秦人没有说话,却也是用忿恨的目光死盯着吕武,一看就是满腔的怒火。

    “秦军攻我‘箕’、‘皓’、‘河曲’等城池,可曾宣战?”吕武其实不用跟这些人废话,他也是从《绝秦书》里面的现学现卖,一阵嘲讽过后,说道:“我等不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赵丹一本正经地补充,说道:“寡君使者已见秦君,递交战书。我等不类秦人之无耻。”

    “没错!”吕武差点被绕进去,理直气壮地说:“寡君已向秦君宣战,荡氏之主率军前往候命,不该不知。”

    他示意凌过来,从凌身上的一个背囊里翻找出了一块玉。

    荡欢看吕武拿出了一块玉,大吼一声以头撞地,闷哼一声歪倒在地。

    这年头贵族拿出一块玉,意思非常明显。

    吕武错愕地看着不知生死的荡欢,想递出玉的手僵住了。

    他还没有正儿八经走流程地俘虏过贵族,想正经地俘虏一个,对方的反应却是这么大。

    土地是泥土,以头撞地顶多就是额头乌青,可能会有点脑震荡,反正死不掉。

    对方的反应过于激烈,吕武悻悻地让人将抬下去,扫了一眼几个满脸不服气的秦人,说道:“敢问几位可有氏?”

    那些人不答,依然一脸愤怒。

    吕武想了想,看向了霍迁,说道:“给予他们荣誉的死亡。”

    霍迁不知道什么叫荣誉的死亡,带兵将那些人压下去,选了个风水好的地方抹脖子。

    后面,吕武知道霍迁的做法,不知道那么干到底对不对,没有什么表示。

    他总不能将自己的不学无术表现出来。

    是吧?

    另外,那个叫荡欢的人不是也想死吗?

    老吕家的武士成全了他的气节。

    秦国在入侵晋国的时候不讲“礼”,等晋军入侵了秦国才想起来有“礼”这么一回事?

    这是双标啊!

    乘坐战车和运输马车的后续部队带来,看到的是一个在夜间满布光亮的城市。

    他们没有得到多久的喘息,又要带着俘虏和其它战利品往“戏”城赶。

    这样的运输需要来回几次,等“豪”城有价值的东西被搬空才会停止。

    忙碌了两天,吕武率军将“豪”城洗成了白地,临走时又让士兵放火烧城。

    秦国在渭水河段的城池不能说少,只是渭水南岸只有“戏”城跟“豪”城,再往西的渭水南岸就再没有一座属于秦国的城池。

    再往更西边的地方,那里并不是秦人的栖息地,一个叫陆浑戎的戎人部落盘踞在中南山。

    他们被秦人称为“允姓之戎”,不算华夏文化圈的一份子。

    吕武选择将“豪”城烧掉是出于破坏秦国战略部署为考虑。

    秦国在靠近周王室地盘的渭水南岸拢共就两座城池,“豪”城是最大的一座。

    看“豪”城周边的开发程度,秦国看似没有太过于重视,却要想到很现实的一个因素。

    “豪”城是荡氏的封地,能开发到什么程度看得是荡氏的实力,他们显然还没有获得国家力量的支持。

    “戏”城着太小,小到像是一座预警城池。

    吕武攻下“戏”城之后让人拷问,得到的回馈是“戏”城的贵族已经换了几任,每一任的主要责任就是“喊住”来犯的敌军。

    没看错,就是“喊住”。

    也就是使用“礼”作为“武器”,让入侵的敌军停下来,再派人去秦庭禀告。

    这真是一件无比奇怪的事情。

    秦人自己不讲“礼”,却想要拿“礼”当“工具”拖住来犯敌军。

    算不算是“君子欺之以方”的一种用法?

    仅是用了四天就完成清扫渭水南岸任务的吕武,很想再找到能收获的地方,只是真的没有了。

    他们在“戏”城进行驻扎。

    一些情报传过来。

    郤氏的右路军正在攻击“高陵”,打了三天多的时间,两次成功登上城墙又被打了下来。

    而赵旃和郤至亲率的中路军,他们绕过了“高陵”直接往麻隧而去。

    同时,晋国的“下军”跟郑国、曹国、邾国和滕国的也是绕过“高陵”,跟在“新军”主力部队后面向西而去。

    等吕武接到新的命令,齐国、宋国、卫国、鲁国和晋国的“中军”、“上军”,还有周王室的部队,已经抵达了“高陵”这个战场。

    新命令是让吕武带着部队渡过渭水,去往北岸加入到攻击“高陵”的作战序列。

    吕武一样让人将“戏”城烧了,再率军渡河。

    他们来到“高陵”时,恰好看到郤氏军队杀上城墙。

    因为新军将和新军佐都不在,吕武只是“军尉”兼任“旅帅”,理所当然受到了郤氏那个“帅”的指挥。

    名叫郤周的“帅”制止吕武这支部队驻营的动作,要求他们立刻攻击“高陵”这座城池。

    而到这个时候,郤氏已经攻打“高陵”长达十二天。

    尽管只是刚刚到来,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吕武对郤周的命令却是没有排斥。

    吕武带着自己的部队,按照指示去了“高陵”的西面。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让部队发起攻击。

    缺乏攻城的器械,又该怎么攻击?

    之前,他看郤氏军队攻城,只看到有木梯,也看到撞城锤,除此之外就看不到什么攻城器械了。

    老吕家的辅兵带上工具去了树林。

    部队中的盾牌兵和弓箭手被吕武挑了出来。

    盾牌兵先组成盾阵,掩护弓箭手先去进行试探。

    东面战场这边,“新军”一部分军队与“高陵”守军在进行对射,剩下的士兵则是在远处列阵待命。

    跟来的辅兵还在伐木,他们需要将砍伐来的木头制作成为登城梯,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

    周王室的指挥官是单伯,他的名字叫姬朝,是周简王的“卿”。

    以前有一个单国,只是周王室动迁,单国也跟着举国东迁,后来国家没了,单国的君主也就跟着周天子混。

    到了姬朝这一代,单氏只有食邑而没有封国,已经为周王室效力了三代人。

    姬朝看了郤氏军队攻打“高陵”七八天,知道又有一支晋军过来加入攻打“高陵”的序列,出于好奇也就转场了。

    鲁国跟周王室走得很近,季孙行父近期就是跟姬朝混在一块,他也跟着过来。

    他们到来时,恰好是老吕家辅兵制作好登城梯的时间。

    吕武有心打造另外一些种类的攻城器械,就是郤氏那边催得有些急,没有时间再去打造另外的攻城器械。

    盾牌兵留在原地。

    弓箭手被撤了下来。

    三个“旅”在命令中开始缓缓推进。

    走在前面的士兵,几个人合力抬着一副木梯,他们在进入守军弓箭手射程之前,盾牌兵得到命令进行掩护推进。

    整个过程就是城头上不断射箭,吕武麾下的士兵冒着箭矢向前。

    时不时会有士兵中箭。

    射到老吕家的士兵,箭矢要么是被甲片弹开,不然就是射中皮革部分插着。

    而中箭的老吕家士兵其实连一滴血都没有流,自然也就不会倒下。

    来自邯郸赵和其余家族的士兵,他们中箭真的会飙血,乃至于失去性命。

    “此些具为甲士?”姬朝看得都愣了,十分意外地说:“何人之士,如此奢华?”

    季孙行父知道是谁家的军队,说道:“此为阴氏之士。”

    “阴氏?”姬朝想了一下,问道:“可是力可拔山之阴武子?”

    季孙行父答道:“正是。”

    战场上突然爆发出欢呼声。

    姬朝眉头一挑看过去,却是看到一个身穿金属甲胄的人,扛着一杆圆木笔直朝城门冲去。

    这人当然是吕武。

    他已经得到通知,另一边的郤氏军队再次杀上城头,双方在城头陷入僵持。

    这边的城门并没有被堵死,只是里面横着木栓,又顶着好几根木头,少不了有士兵抵住城门。

    没有攻城锤,吕武只能抱着粗大的圆木自己动手。

    他冲到了城门,没有任何收力,很直接地撞上去。

    刹那间,一声闷响出现,城门被撞得出现裂痕,还摇晃了一大下,抖落一大片的灰尘。

    城墙段,老吕家的士兵已经在搭设登城梯,就是梯子制作得有些赶,没有“咬钩”这个部件,搭上去就被推下来。

    吕武后退了一段距离,顶着上面不断射来的箭矢,助跑再次一撞。

    这一次两扇门出现了被撞得出现破洞,能看到里面有秦兵被圆木撞得倒飞出去,剩下的秦兵则是满脸呆滞。

    吕武抱着圆木反复撞,破洞的范围更大。

    周边的老吕家士兵已经围了上去。

    姬朝和季孙行父来了个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抱着粗圆木就能撞开城门?

    这人……,怕不是怪物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