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逃回京(1 / 2)

锦衣春 江心一羽 6199 字 4个月前

此时间的卫武孤身一人,形如惊弓之鸟,慢说是这青州府便是去到济南府,他也不知何人乃是衡王一伙,亦不敢去寻援兵,心思转了几转,

“唯今之计只有想法子快速赶回京师向镇抚使大人禀报此事。”

他这厢挺直了身子,扮做死尸被马车拉到了城外乱葬岗中,有人将两具锦衣卫的尸体抬下马车,一路往那乱葬岗深处而去,到了地头一人抬脚,一人抬头在半空之中荡了几荡便扔了下去,紧接着又是一具,那具尸体摔下来时重重撞到了卫武身上,却是将那插在腋下的刀撞歪了一些,刀口挫入伤口,

“哼!”

卫武狠的瞪大了眼,咬牙将闷哼声咽了下去,幸得此时天黑,上头点了火把,照着下头已是昏黄一片,不能细看。

只听得上头有人道,

“王爷吩咐了这些人全数都要划破脸皮,以防被人认出来!”

有人应道,

“何必费那手脚,这乱葬岗上野兽出没,等到天明时我们再来瞧瞧就是,到那时说不得已被啃得只剩下几根骨头了!”

这处乃是青州城外的乱葬岗,此时天寒地冻山林之中食物稀少,不少食腐肉的野兽都会下山到这处地界觅食,用不了多久这些死尸就会啃得支离破碎,便是相熟的人来认都认不出来了!

“快走吧!快走吧!”

有人冻得直吸鼻子,此时间天黑风大,吹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

“快走吧!再不走都要被冻死了!”

上头火光渐渐暗淡下去显是人越走越远了,卫武这时才缓缓转头看着几个打着火把的背影离开,待到再看不见人影之后,才推开身上的尸体,坐了起来。

他这一动,倒将下面甚么东西惊动了,在屁股下头动了动,卫武一惊身子一歪,便从上头滑了下来,重重摔到另一具尸体之上,只听得自己摔下来的地方,有人低低的呻吟,

“唔……”

这声音极低哑,若不是隔得近,几乎被这旷野的风声盖了过去,

“唔……”

这一回卫武听清楚了,立时大喜手足并用的爬了过去,

“师父!师父!”

那呻吟之人正是王大虎,卫武手忙脚乱把压在他身上的僵硬手脚推开,一把将王大虎扶了起来,只也看不清他何处受了伤,便又在身上四处乱摸,那帮子人前头将卫武的腰牌收走,其余东西却还留着,在腰间摸出一只火折子,卫武忙吹亮火折子,照向王大虎的脸。

王大虎脸上有些青肿,胸前插着一把匕首,想来就是他的致命伤,

“唔……”

王大虎脑袋微微动了动,眼皮子颤了颤,睁开了眼,目光茫然地盯着卫武瞧了半晌,

“小武?”

卫武喜得连连点头,

“师父是我!”

王大虎眼神逐渐清明,抬起手来摸向了自己的胸口,手指碰到刀柄便紧紧握住,然后用力一拔,

“啊……”

王大虎疼叫了一声,扔了匕首,低头去看胸前的伤口,却并无多少鲜血流出来,卫武惊道,

“师父,你……”

王大虎嘿嘿一笑,扯开衣裳的前襟,露出里头一样事物来,卫武借着火折子的微光一瞧,竟是一件软皮甲,那把匕首刺入心窝之中被皮甲挡住,减了去势,虽说仍是伤到了皮肉,但只入肉三分,隐在皮甲之中不得寸进,并没有刺破心脏,虽有些许鲜血流出,总算保住了王大虎一条老命!

王大虎叹气道,

“老了!真是老了!以前老子一个打十个都不算得甚么,如今……”

卫武忙问,

“师父,你们去衡王府到底是怎么个情形?”

王大虎长叹了一口气道,

“老子前头就觉着衡王有些不妥当,偏金百户仗着有锦衣卫的身份,又没有防着青州衙门的人已经与衡王勾结在了一起……”

原来那金成裕带着人去了衡王府,这厢报上北镇抚司的名头,衡王果然亲自见了他们,金成裕盘算的倒也不差,他们到青州府本就是为了查衡王,那关珂在诏狱里亲口招认,衡王以一斗金贿赂于他,求得就是将那广桐子送入皇宫之中,此事指挥使上报陛下之后,陛下却是不动声色,将广桐子献上的丹药给了太医院,太医院的人再三细查之后,称那丹药乃是毒药,初服时会觉着神清气爽,身轻如燕,予人飘飘欲仙之感,但若是服食日久便会成瘾,一日不服便烦躁欲狂,泪涕横流,十会的痛苦,待到中毒极深之后便会令人性情癫狂,药石不能治也!

弘治帝闻听此事勃然大怒,不过此事牵扯到藩王自然要谨慎对待,面上仍是日日服用丹药,背地里却是下令锦衣卫秘查衡王,金成裕这一会来就是奉命打探衡王动向,便想着借这山匪之事,登堂入室,探一探衡王的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