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都市言情 ->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四十七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色的毛巾包裹着那块小小的红色石头。它仿佛有千斤重, 沉甸甸地压在在场每个人的心上。

    连奚和小鬼差本就是人类,他们低头不吭声。小狐狸精待在背包里,狐狸耳朵搭拢着, 也静静地不说话。就连捩臣都默契地没有打破这种沉痛而庄重的氛围。

    仿佛一场无声的默哀。

    良久,连奚把书放回去,道:“既然已经知道真相,那我们可以回去了, 真正解决这件事。”

    小鬼差:“帮她轮回吗?”

    连奚:“对,帮她走入轮回。”

    没有浪费时间, 三人一狐立刻乘车回到度假酒店。不过他们并不是来找徐浪或林思祺的。狐小离在这家酒店的次顶楼定了房间,众人来到狐小离的房间后, 小狐狸精终于从背包里跳出来, 化作人形。

    “呼,这一整天可憋死我了。”

    连奚也把红玉石头从口袋里取了出来, 轻轻放在桌子上。

    在场四个鬼差,经验最丰富的就是狐小离。她望着那块石头, 凝思半晌, 道:“大多数人死就是死了, 虽然人活在世,肯定有没完成的梦想, 但这种梦想不至于变成执念。所以这些人一死就直接下去排队投胎了。没有投胎, 说明心中有执念。我们现在, 应该满足她的执念。”

    “她的执念是想知道,她用生命保护的那个人,是不是成功逃走, 并把安全路线带到了大后方。”连奚想了想,“那我们直接告诉她真相就可以了?”

    狐小离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她已经死了七十八年, 你们没发现么,她连自己的魂魄都没有聚现出来,而是附身在这块石头上。这说明整整七十八年了,她被困在那场噩梦里无法逃脱,我们光是用嘴说的,根本说不通。”

    连奚皱起眉头:“那怎么办?”

    狐小离法力不高,对鬼差一道却了解颇多。她思索片刻,认真地看向连奚:“还是得回到那个幻境。那是她执念最深的地方,只有在那儿,我们才能告诉她,她的牺牲是值得的,她用生命拯救了更多人的生命。”

    ……

    想要回到幻境,首先得把捩臣施加在红玉石头上的封印去除。

    连奚看向捩臣。

    捩臣走上前,他低首看着桌上这块小小的石头,抬起了手。仿佛在抹除东西,他的手轻轻地在红玉石头上方悬空擦过。随着他抹除的动作,六个闪烁金光的篆体大字自石头中凭空浮现,缓慢地飞向男人的掌心。

    捩臣一把抓住这六个字。

    一道清脆的破碎声后,六个字被他猛然捏碎。

    红玉石头的阴气少了压制,轰的(<a href="http://www.clew-x.com" target="_blank">www.clew-x.com</a>首发)一下,倏地爆发!

    强大可怖的阴气在房间里肆意倾轧,震得所有人浑身寒毛竖起。

    连奚目光缩紧,他抬起右手,摇晃铃铛。他一边拨动铃铛,心中一边想着进入女鬼营造的幻境。青铜铃铛的具体用法他至今不清楚,但每一次,都能发挥出他所想要的作用。

    不过以后得想办法弄清这铃铛真正的使用方法了。

    连奚一下下地拨动铃铛,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阴气中,只听一道沉重弥远的钟声随之缓缓响起。

    嗡!

    忽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桌子上的红玉石头中传来。仿佛有人一把拽住连奚戴着青铜铃铛的那只手,将他往石头里面拽。连奚被拽进去时,捩臣毫不犹豫,拉着他的另一只手也跟了进去。

    “等等我!”狐小离是在场最靠谱的鬼差,自然义无反顾地跟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唐梓瞪大眼:“诶还有我!”说着,他抓住狐小离的手。

    狐小离啪的一声拍开他的手,飞快道:“你在外面守着!”

    唐梓:“???”

    眨眼间,两人一狐被吸进女鬼创造出的执念幻境。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还背着包的小鬼差愣愣地站在原地,几秒后……

    “为什么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啊!”

    另一边,连奚三人十分熟练地感受往下坠落的过程,又十分熟练地踩到了实地。

    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四处探寻,三人就站在原地,等待执念轮回的开始。

    狐小离松开了抓着捩臣衣角的手,她拍拍自己的衣服,小声嘀咕:“这种东西还是别让小孩子看了,小唐那个家伙,去年才当上白无常。刚抓鬼的时候他看到鬼都怕,现在好点了,可是他还没经历过真正的属于鬼的执念。”

    现在众人都在等待长发女人开始新一轮的轮回,也没其他事可做。

    闻言,连奚问道:“什么叫真正属于鬼的执念?”

    黑暗中,三人互相看不见对方。

    狐小离单手捧着自己的下巴:“你们也是刚当上鬼差吧。”

    连奚:“嗯,刚当上不到两个月。”

    狐小离:“哇,刚当上鬼差就拿了第二,真厉害。说不定你们以后有希望冲击总榜前十。”

    小狐狸精语速很快,连奚和捩臣一时间没听清,只以为她说的是排行榜前十。捩总眉头一皱,对此颇为不满。什么叫有希望冲击前十?下一次他们必然是第一,温州鬼差明显作弊,地府还有没有人管了?

    连奚对排行榜名次没什么兴趣,可是他对排行榜奖励兴趣浓厚。他点点头:“嗯,下次我们努力。”

    狐小离:“等你们以后做鬼差做久了,就会遇见很多事。比如瞎了眼的老奶奶,不知道身边每天照顾她的老伴其实是鬼,早就死了。她的老伴不肯走,跪在地上求我们,给我们磕头,‘我走了谁来照顾她啊!’。但是你必须让他转世投胎,哪有鬼能在阳间赖着不走呢,是吧。

    “还有年纪轻轻,个头还没小唐高的小姑娘。人是跳楼死的,死了半个月,每天晚上都从一楼跑回家里,敲她爸妈的门。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鬼,又没法力,敲门都没声的,她爸妈也看不见她。她一直拿着一份考了95分的试卷,站在她爸妈身边,看她爸妈给弟弟嘘寒问暖,然后一遍遍地告诉爸妈,她这次考了全班第一。

    “哦对了,她的执念是让爸妈夸她一次,当时我同事还不是小唐,他看小姑娘可怜,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最后是让这小姑娘上了她弟弟的身,这才让爸妈夸了一句,她也心满意足地去投胎了。”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小狐狸精静悄悄地说着,身旁的苏城鬼差也安静地听着。

    『禽兽更通人情耳!』

    连奚抬起头看向狐小离的方向。此时此刻,他更加明白了一百多年前,教书先生的这句话。

    小狐狸精,或许比很多人类都温柔。

    正说着,突然,一道道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从头顶远方响起。

    狐小离声音停住。

    三人准备就绪,等待着长发女人和小男孩的再一次出现。

    还是熟悉的场景。

    头顶响着烧杀抢掠的哭声尖叫声,身旁的长发女人死死捂着男孩的嘴。两双干净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震颤着,透过木板缝隙,害怕地望着头顶上方。

    穿着军装的士兵手持刺刀,闯进屋内。一刀又一刀,刺进他们的身体里。

    不能哭!

    不能出声!

    终于,等了许久,等到外界恢复平静。女人不顾自己满身的伤口,焦急地搬开木板,想为儿子寻找止血的药。然后,大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她呆滞地看向门外,看到了那两个魔鬼。

    连奚无言地看着这一幕,忽然,他的手臂被人轻轻碰了碰。连奚转过头,只见小狐狸精朝他挤眉弄眼,指向上方。

    连奚奇怪地看她:怎么了?

    你上去。狐小离用口型说道。

    连奚疑惑道:我能上去?

    狐小离用力点头:试一试!

    连奚默了默,他看向捩臣。

    捩臣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一掌按着连奚的腰背,就将他推了上去!

    同事的动作来得无比突然,连奚双目睁大,他本以为自己会被国运金光拦住,然而这一次,居然没有任何阻拦。

    整个人被推出了地窖外,连奚站在地面上,诧异地回头看向自己的同伴。

    小狐狸精伸出爪子,向上戳了戳,金光再次出现,阻拦她离开地窖。

    这时,捩臣的声音在连奚脑中骤然响起――

    『凡人之国运,庇佑天下热血忠义、为国捐躯之士,不受邪佞之气侵扰,不为秽物孽障加害。』

    k会阻拦一只妖精,也会阻拦一只地府爬上来的恶鬼。

    但是,k不会阻拦自己的子民。

    连奚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他转过头,看向那正被压在桌上施加暴行的长发女人,他毫不犹豫地走上前想要制止,可是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两个日本鬼子的身体。

    地窖里。

    狐小离看得干着急!

    干嘛呢,不是知道咱们根本碰不到他们的吗,赶紧去看看里屋的人啊!

    捩臣倒是十分淡定。他望着青年的背影,明明无法说话,不能沟通交流,但他能明白连奚此刻的想法。

    哪怕知道无法阻止,但看到这样的暴行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的同事都会情感胜过理智,忍不住冲上去试一试。

    他的同事就是这样的人类。有时候冷静,有时候又愚蠢,非常奇怪。

    连奚很快镇静下来。他收回视线,一咬牙转过身,不再管身后哭喊的声音,而是走向虚掩着门的里屋。

    里屋不大,只有三平米左右,只够放得下一张高榻木床和一个破破烂烂的木头柜子。连奚仔细看了看,没看出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甚至他趴在地上去看了床底,也没发现有人藏着。

    人呢?!

    屋外,士兵们已经停止了暴行,他们穿起裤子,准备离开。

    躺在地上的长发女人含泪望向自己已死的儿子,再慢慢地转过头,看向里屋。

    连奚脑中灵光一闪:“顺着她看的方向看看?”

    他顺着长发女人的视线看去,很快找到了那视线的终点。沉默片刻,连奚弯下腰,看向那张高榻木床的床底板。

    这张床很窄,只有不足半米宽。但它很高,足有半人高。

    连奚曾经从下方检查过床底板,床底板没藏人。可是如今,他透过那木板的缝隙,看见了一个藏身在床榻夹层中,双目充斥血丝,死死盯着外面,一眼不眨的年轻士兵。

    穿过狭小的缝隙,仔细闻的话,好像能闻到一阵淡淡的血腥味。

    他受伤了,还是重伤。

    这张床的夹层实在太窄了,窄到只能藏一个孩子。把士兵塞进去的时候,女人不知道废了多大力气。很明显,这个夹层是为她的孩子准备的,她从来没给自己找过一个安全的藏身处。

    连奚想起自己曾经和苏骄说过的那个笑话――

    遇到熊的时候你要跑赢的从来不是熊,而是你的队友。

    “如果这里即将被敌人发现,她就会在外面的地窖故意闹出动静,吸引敌人的注意。”

    屋外,日本士兵大笑着扬长而去。

    屋内,长发女人浑身赤|裸地躺在地上,双目渐渐失去焦距。

    连奚走到她面前。

    地窖下,狐小离紧张地看着这一幕。

    成败就在此一举!

    连奚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了许久,最后蹲下身子,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还是说了话。

    “他们都被救走了,你放心吧。”

    狐小离浑身狐毛炸起:不能说话!

    然而这一次,连奚开口说话后,可怕的阴气攻击并没有袭来。

    狐小离:“诶?咋回事?”之前她一说话就有的阴气攻击呢?

    地面之上,当连奚说完这句话,女人即将彻底黯淡的双眸忽然有了一丝神采。仿若是黑暗中即将熄灭的火星,最后燃起了一缕希望,她好像透过了时空,与连奚四目对视。

    许久,连奚默然地伸出手,轻轻抚下她那双无法瞑目的眼。

    “现在,你真的可以安心地走了。”

    ……

    与此同时,度假酒店,次顶楼房间。

    小鬼差郁闷地在房间里左右踱步,嘴里骂骂咧咧。正当他骂到“狐小离没良心又丢我一个人守家”时,倏地,房间里汹涌的阴气一扫而空。唐梓停下脚步,惊讶道:“解决啦?”

    没过多久,连奚三人安全回归,也算给了他答案。

    三人一回来,唐梓赶忙凑过去:“怎么样,是解决了吗?”

    连奚轻轻颔首:“嗯,解决了,已经去投胎了。”

    唐梓松了口气,接着他看着自家同事,冷哼一声:“下次我才不要守家,我也要去处理鬼差事务,帮人投胎转世!”

    狐小离无语地瞥了他一眼:“我还不是为你好,这次的鬼很惨的,你没经历过那个时代,去看了干嘛。”

    唐梓小声嘀咕:“我又不是没学过历史,历史书上都有写的好么……”

    小狐狸精懒得理他。

    唐梓看向桌子,奇怪道:“咦,这块石头怎么还是红色的?我以为这块石头之所以变成红色,是因为被鬼魂执念侵染。现在不是都解决了吗,怎么还是红的?”

    这话一落,房间里骤然寂静。

    唐梓摸着脑袋:“我说错话了吗?”

    “那块石头是被血染红的。”

    小鬼差万万没想到,回自己话的人居然会是压根不搭理人的苏城黑无常!

    “哦哦哦,”唐梓:“居然是血染的啊。”

    确实是血染的。

    连奚沉默地看着这块石头,无论是他,还是捩臣、狐小离,其实早就已经猜出来,这块石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它也出现在了那场幻境里,它的存在,就在无声地指证那场毫无人性的暴行。

    连奚:“给她找个地方埋了吧,这块石头。”

    狐小离非常赞同:“行,就在这附近吧。山清水秀,还是她的故乡。”

    说干就干,四人下了楼,在酒店花园找到一个种满鲜花的地方。

    “这个地方好呀,还能闻见花香。”小狐狸精开心地用爪子刨土。

    连奚动作轻柔地将红色石头放入狐狸精刨出的土坑中,小鬼差细心地抓着土,把它埋了起来。捩臣站在一旁没有动,等埋到最后,连奚回首看向自家同事,勾起唇角:“你要来埋一下么,捩臣?”

    嘴唇微微翕动,片刻后,黑无常俯下身子,随手抓了最后的一点土,盖在这个小土包上。

    “搞定!”唐梓拍拍全是泥土的脏手:“诶,你们说她下辈子会过上好日子吗?”

    狐小离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会!”

    连奚想了想:“一定会的。”

    或许是氛围太好,又或许是刚才捩总的主动搭话、还一起埋土给了无锡小鬼差莫大的勇气,他看向捩臣:“苏城黑无常,你说会吗?”

    捩臣双手插着口袋,扫了他一眼:“会。她刚才在地窖里讲故事的时候说的,”男人淡定地伸手指向小狐狸精,“好人会有好报。按你们说的,她是个好人。”

    狐小离眨了眨圆滚滚的狐狸眼,指着自己:“诶?我刚才说过这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唐梓:“什么鬼,你们不是去帮鬼完成执念的吗,怎么还在幻境里头讲故事了?”

    “连奚,我说过吗?”狐小离好奇地看着连奚,然而此时此刻,连奚根本没空回她。

    只见昏黄温暖的落日光辉下,那微微隆起的小土包中,此时此刻,一大块如同黄金的灿烂金光,哗啦啦冲出土堆,涌向连奚!

    就在捩臣说完那句“会”之后,连奚惊骇地发现这成群结队的金光突然从泥土中涌出,疯狂地冲向他的身体!

    “!!!”

    狐小离:“连奚?连奚?”

    数秒后,金光全部冲进了身体里,连奚深呼吸,平复情绪。

    夕阳下,青年神色平静,唯有微微起伏的胸脯暴露出他此刻的情绪。

    连奚:“我觉得……我需要静静。”

    话音落下,连奚刷的扭头,看向自家同事。

    捩臣轻挑一眉:嚯,有事?

    连奚双目眯起。

    ……这金光,肯定和你有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