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天没出道(1 / 2)

由于时间卡的紧,从奚时首次接触ra到这就是raer首期录制,只有短短不到一个星期。

录制当天,奚时拉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演播厅大门口,抬头仰望了一下整栋建筑。

行李箱里是她全部的家当,节目组让选手都带着行李来,说过了初赛今晚就可以入住raer宿舍了。

叶森开车把奚时送过来,站在她身旁,两人正准备进演播厅,突然听到旁边一阵叽叽喳喳的嬉闹声。

两人同时往旁边看了一下。

是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每个人都穿着粉色的制服裙白色小腿袜,腰间贴有写着自己名字的贴纸,身边还跟着不少扛机器的摄影师。

叶森一眼就认出来这些都是这届创造少女的参赛选手,正在进去录节目。

创造少女和这就是raer同属于一个视频平台,今天在隔壁演播厅录制,不过两个节目虽然平台相同播出时间相近,但明显这次视频平台更看重创造少女,赞助商的投资也基本都倾向了创造少女,据说让这就是raer节目组颇为不满,两个节目都在暗地里较着劲。

叶森看到那群青春活泼的女孩子,女孩子中间有一个参赛前就以盛世美颜著称的小爱豆,现在亲眼一看,才发现网上的美图估计全凭滤镜和站姐图,站在奚时身边怕是要被衬成丫鬟。

于是叶森再一次痛骂那出尔反尔节目组,然后又无比悔恨没有早点把奚时塞进去。

那才是她该去的节目啊

那才是她这张脸该大展身手的地方啊

她明明该去女团选秀里靠脸吸粉坐等出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什么乱七八糟的说唱ra节目里等待一轮游。

叶森叹了第n次气。

奚时也注意到去往隔壁演播厅的那群女孩子,觉得她们身上穿的小裙子还挺好看的。

不过她今天穿的裙子也不错的,奚时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条。

因为是初赛,选手的造型由自己或者自己的经纪公司负责,所以叶森在公司造型师那里特意给她借了衣服,白色及踝仙女风长裙,搭一双稍微有点跟的凉鞋。

两人看完了隔壁的创造少女们,一起进入这就是raer的录制演播厅。

有挂着工作牌的编导过来迎接。

编导看过奚时的照片,但见到真人时,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然后又打量她全身,在看到身上的那条仙女裙时,样子似乎有些震惊。

奚时咬了咬唇,跟编导打招呼“您好。”

“哦,好。”编导笑了一下,给奚时指了一下另一个工作人员,“跟他走吧。”

经纪人到这里就不能再跟着了。

奚时一步三回头,看着叶森,眼神像个马上进高考考场的学生。

叶森“去吧去吧,加油,你可以的。”

奚时转身跟工作人员进去了。

看到奚时进去后,刚才的编导才转向叶森“你确定没有带人走错节目这是raer节目不是隔壁的女团选秀。”

叶森挪回目送奚时的视线,样子惆怅的像是下一秒就要点一根烟,他说“没有。”

编导若有所思,叶森能把一个穿着仙女裙的年轻女孩塞到说唱节目里,估计也有他的理由。

于是编导问“实力怎么样”

说不定人不可貌相,其实人家实力超强,穿仙女裙也可以玩嘻哈,要的就是这种反差。

叶森听到“实力”两个字,回想到这几天奚时声情并茂的朗诵式ra。

“”

他不好明说,掩唇干咳一声“你待会儿听了就知道了。”

奚时跟着工作人员进了演播厅,听到舞台上正在调试音响。

工作人员跟她指了个位置,是这次参赛的一百个选手的候场区,让她进去等就可以了。

奚时点点头,提起裙子往候场区走。

演播厅里没有其他观众,所有的选手坐在台下观众席。

已经有不少参赛选手到场了,录制还没开始,有人聚成一堆聊天,有人炫酷狂霸拽地揣着手养神。

奚时进场前笑了一下,想起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参加创造少女的那群甜美活泼的美少女们,希望显得自己友好一点。

奚时的鞋跟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响声。

她正式走进参赛选手席。

奚时准备跟大家点点头打招呼,结果头还没点,在看到选手席上的参赛选手们时,惊了。

笑容僵在脸上。

呆住了。

选手席本来没也什么人在意这个新进场的参赛选手,直到有一个人看过去,定住了,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被影响着看过去,都看定住了。

奚时对着对面的选手,张了张嘴。

在座的参赛选手中男选手占大多数,每一个都打扮得个性十足,衣服上脖子上裤子上,叮叮当当的各种链子几乎是标配。

有戴墨镜打耳钉ized乞丐服的,有绑头巾扎脏辫满胳膊纹身的,甚至还有戴着面具一身金属过来的。

奚时看到选手席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参赛选手。

一个刺猬头眼线飞到太阳穴,一个黑色口红满脸不屑似乎下一秒就要跟人打起来,还有一个全身性感的蜜色皮肤,抹胸热裤,戴着比她脸还大的金属耳环。

奚时看到这里,已经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选手席已经有人先反应过来,对着对面那个黑长直仙女裙,漂亮到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子,吼道

“hat\'gir”

这是他们“哈人”最常见的打招呼方式。

“哈人”,顾名思义,就是玩嘻哈的人。

他们今天坐在这里参赛的都是哈人。

奚时听到那句话,满脑子里都是什么u

一个染绿色头发甚至接着冲她即兴freetye“嗯哼,哟,美女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这里不是你的专场,还有你的裙子很漂亮,哟”

奚时冲对面的那一群“哈人”干笑了两声,然后转身,手忙脚乱地跑去找刚才那个编导。

这跟她想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编导明白奚时的来意后,又从上到下把她打量一遍,推了推眼镜。

“你现在参加的是这就是raer不是创造少女更不是央视青年歌手大赛,大家玩嘻哈的,都这么酷很正常。”

“你来比赛,难道之前没有接触过嘻哈吗你没有海选吗”

奚时无助摇头“没有,我是内定进来的,我经纪人说有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