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网游动漫 -> 这白莲女配我不当了

5、第五天没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后台,节目组工作人员开始让参赛选手按顺序候场。

    奚时只好收起手机,若有所思。

    她跟叶森学了这几天ra,说实话一直觉得自己学的还不错,而且叶森也跟她说她还可以,所以奚时一直觉得自己还挺有希望的。

    如果碰到的不是热门选手而是普通选手,她觉得以自己的水平说不定还可能会赢一赢,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还没开始就所有人宣判要止步一轮游。

    工作人员拿着名册在前面喊“第二十三组出场的选手,奚时,火阎,过来领号码牌。”

    “好。”奚时举了下手,去工作人员手里领出场顺序,然后终于见到了那个待会儿要跟自己batte的,据说架子很大脾气超差的地下raer火阎。

    个子很高,并且身形看起来极为结实,皮肤黝黑,耳朵上戴了一颗黑色的耳钉,鸭舌帽配墨镜看不清脸,只看到下巴上有络腮的胡茬。

    这也是哈人。

    火阎穿了条短裤,奚时看到他腿上鼓起的喷张的肌肉块,惊觉自己的腰可能还没人家大腿粗。

    熊一样的对手给压迫感实在是太强,奚时终于明白刚才那几个人知道自己抽到的对手是火阎时为什么那么同情她。

    “你”她想打一下招呼以示友好,可是看到面前的对手时,喉咙就像是被谁掐住了一样,话说不出来。

    快哭了。

    火阎也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对面这个要跟自己首轮batte的对手,长得倒挺漂亮,穿着弱不禁风仙女裙,看得人想一巴掌把她抡到隔壁创造少女让她好好选女团,不要来掺和他们嘻哈。

    “那个,你,你好。”奚时酝酿了半天,打招呼的话才终于说出口。

    虽然对方戴着墨镜,但当两人面对的时候,奚时还是感觉自己被盯得浑身发毛。

    火阎双手揣兜,没有同奚时的打招呼,而是转身叫了一声前面编导“导演。”

    编导正在一旁感叹这女孩手气简直绝了,两人小白兔和大黑熊一样强烈的气质体型差异绝对是节目的一大看点,听到火阎叫自己,于是走过去“怎么了”

    奚时也不知道火阎为什么突然叫编导,跟着转过身。

    火阎低头睨了一眼这个跟自己匹配到的花瓶女选手,然后对编导说“我要换一个对手。”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选手还有工作人员的视线都投了过来。

    编导“换,换对手”

    火阎“我不跟实力不匹配我的人batte,更不跟玩伪嘻哈的人batte,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

    此话一出,后台的空气似乎都安静下来。

    有人倒吸着凉气,有人在看好戏。

    接着奚时感觉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她身上。

    实力配不上,玩伪嘻哈,是一种侮辱,火阎说的是她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被所有人注意的感觉,让奚时仿佛回到了那天晚上,被退婚后,她去晚宴找江行彻,江行彻目光冷漠,她在所有人讥笑的目光下,转身离开。

    编导听到火阎的要求后也愣了一下。

    然后做起了解释“这个当然是不可以的,我们的首轮batte对手都是由抽签决定,既然奚时抽到了你,跟她配对的就是你,这是我们节目的规则,既然选择来参赛,也请尊重我们节目组的规则。”

    奚时低头,听着编导的话。

    火阎嗤了一声“你们的规则就是让这种人也能来参赛怎么过的海选”

    此话一出,后台更是一片嘘声。

    奚时紧咬住下唇。

    编导脸色已经不太好看。

    他们做节目虽然喜欢有个性的选手,但是有时候太有个性过了头,也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这种参赛前有一些名气和粉丝,从海选开始就摆着架子拽上天,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是冠军的选手。

    奚时暗自攥了攥拳头,然后鼓起勇气,抬头对火阎说“我会努力的。”

    然而火阎没理她。

    编导安抚性地拉了拉奚时,然后示意火阎这里人太多,出去单独聊一下。

    火阎跟编导走了。

    十几分钟后,火阎回来,然后拿起那个跟奚时配对的号码牌,以示愿意跟奚时掰头。

    全程没有看奚时一眼。

    打鼻钉的女生又找到奚时,摇着头拍了拍她肩“输就算了还要受这种气,太惨了姐妹。”

    奚时“谢谢。”

    一百位选手都配对完成,所有人重回选手席,四个导师也已经就位,三个评委都是嘻哈界知名歌手,还有一个是偶像组合的ra担当。

    这就是raer首轮batte正式开始。

    奚时坐在位置上,仔细听其他组的选手的比赛。

    现场气氛逐渐热了起来。

    奚时听着听着,逐渐开始发现了差别。

    大家选的基本上都是节奏快的说唱歌曲,语速快就算了并且节奏感极强,咬字不清晰也没关系,重要的是押韵与气势,就连从上而下拿话筒的姿势,都跟文艺汇演里的不一样。

    她一开始还被选手们奇奇怪怪个性的打扮吓了一跳,然而当他们上台后才发现,饶舌ra表演和个性十五的打扮才是绝配。大家都是酷盖。

    就连刚才那个安慰她的打鼻钉的女生,上台后也摇身一变,一边踩着节奏rock,一边指着摄像鼻子气势汹汹地喊“老子漂亮”,语速极快却丝毫不见喘息,最后结束时一个滑跪,气场直逼两米八,导师全员通过顺利晋级。

    奚时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想到自己的选曲,突然对自己的ra水平有了怀疑。

    叶森不是说她ra的还可以吗,为什么其他选手的ra跟她的好像不太一样

    选手一组一组上去比,有人淘汰有人留下,气氛紧张。

    参赛选手都不是女团选秀里乖巧可爱的妹妹,当有觉得导师不合理不公正时,不少人直接对着镜头表示不满。

    上去的人越来越多,奚时心里就越来越没底。

    叶森说她的ra还好,可是现在一听别人的,她的ra是真的好吗

    她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另一边,待会儿要上去跟她batte的火阎。

    看到了别人的ra,再想到自己练了好几天的ra。

    她坐在台下有时都会被选手batte时互不相让的气势吓到,如果她上台了,站在她面前的是大腿比她腰粗的火阎

    那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再次来了。

    奚时越想越慌,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台上主持人的声音“请下一组选手,奚时,火阎做准备。”

    这两人刚才在后台组队就出了岔子,此时听到主持人叫两人的名字,台下不少选手起哄似的拍着手,吆喝了起来。

    奚时感觉自己腿有些软。

    工作人员在示意她赶紧过去。

    奚时吞了口口水,起身。

    “加油”她听到身后有选手在冲她喊。

    奚时和火阎同时走上台,两人分别站在圆台的左右两边,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话筒。

    火阎依旧没摘墨镜,也没理奚时,自顾自调整起了耳返。

    奚时站在舞台上看台下,突然觉得眼前有些晕。

    她不是那种从小被捧在手心,在学校的各种场合大放异彩的天之骄女,参加过的朗诵比赛也都朗诵班几十个同学一起的合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她独自一人站在舞台,手里握着只属于她的话筒。

    被江行彻退婚后,伯母指着她的鼻子说江行彻当然看不上你,江行彻要的是能和他站在一起,接受所有的崇拜和恭维,优秀骄傲的女人,而不是像她这样,永远只会坐在台下给别人鼓掌的人。

    奚时闭了闭眼。

    主持人对着手卡念了一串冠名商的广告,三二一的倒数过后,灯光汇聚在舞台中央的两个人上,伴奏响起。

    每个人的初舞台展示只有六十秒,一人表演完再轮到另一人,评委在两人中选择更强的人晋级,剩下的人则淘汰。

    首先开始的是奚时。

    奚时听到伴奏,重新睁开眼,先看了看对面的四位导师,然后又看了看台下剩余的九十八名参赛选手,在心里给自己加了油,然后举起话筒,卡着伴奏节奏进。

    “哟,失恋后的第一天我去看电影,天空中却突然下起了雨,不知道此刻你在哪里,我要把你清除我的心底,清除清除,哟”

    奚时记得刚才好多选手都加了很多手势和肢体动作,于是也竖起食指和小拇指,比出了一个摇滚的手势。

    只是人家都是朝前比她侧着比,于是晃眼一看,手部动作像极了庙堂里一手拿净瓶一手比ok的慈祥观音。

    在场的导师,以及所有参赛选手,甚至录音棚里的工作人员,在听到这个字正腔圆声情并茂的ra后,似乎都愣住了。

    奚时是自我沉浸式表演,直到六十秒结束才从小宇宙中出来,观察了一下大家的表情。

    跟叶森第一次听她ra时差不多,都张着嘴。

    不管怎么样,她成功完成这段表演了。奚时安慰自己。

    奚时的六十秒结束后,火阎的伴奏紧接着响起。

    震耳欲聋的前奏把同在台上的奚时吓了个激灵。

    火阎第一句就是一声气势十足的嘶吼“i anna rock”

    奚时整个人都写着弱小无助。

    似乎为了突然实力,火阎的六十秒节奏极强,熊一般的体型天然给人压迫性气场,摇晃着身体肢体语言极为丰富,单押双押三押,语速快到奚时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跟不上。

    最后似乎说到嗨处,火阎越过两人界限,挑衅似的指着奚时鼻子,唱歌词里的那句“oer”。

    奚时当然知道“oer”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往后退,然后拼命告诉自己忍住,不可以跑不可以哭。

    她不是oer,尽管所有人都笑她被退婚,讥她野鸡鸠占鹊巢,但她知道自己不是oer。

    摄影师捕捉到在场学员和导师纷纷皱眉的镜头。

    火阎的六十秒结束。

    两人重新分立圆台两侧,火阎唇角已经挂起一丝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按例导师要先点评,然后再公布结果。

    奚时吸了吸鼻子,收拾好情绪,紧张地攥着话筒。

    导师先点评的是火阎。

    给他点评的是大热男子组合里的ra担当韩习风,韩习风外形优越粉丝众多,是四个导师里面最有流量的一位。

    “我觉得你大体上还ok,很不错,但我觉得节奏上还是稍微有点乱,中间那一段有一些抢拍,所以还是可以多加练习一下。”

    火阎听到“节奏乱抢拍”,又听到韩习风让他多加练习,眉毛突然不悦地皱起。

    韩习风本已结束他的点评交给下一位导师,火阎却突然举起话筒“你好,我想说一下,我并不觉得我的节奏有问题。”

    韩习风听后愣了一下“啊”

    火阎“我并不觉得我的节奏有问题。”

    在座的参赛选手虽说大都很有个性,到这却是第一个直接跟导师抬杠的学员,场上气氛开始微妙起来。

    韩习风也反应过来,换了个坐姿“所以你是在质疑我的点评吗”

    火阎“我觉得在这个舞台,只有专业能力过硬,他说的话才能让人信服。”

    奚时看到台下编导已经惊到嘴张的比刚才听她说ra时还大。

    选手席一阵窃窃私语。

    四个导师,韩习风年纪最轻,走的又是流量路线,难免会让人觉得他能坐在导师席,不是因为他的能力,而是因为他有名气。

    这是很现实的事情,但火阎明显不服气,话语里都是韩习风不配点评他,更不配说他节奏有问题。

    据说火阎最看不起的就是唱唱跳跳在组合里说两句ra就自称raer的男爱豆。

    韩习风吸了口气,对着对面的火阎“既然选择站在这个舞台参加这个比赛,那么就请你虚心接受意见,尊重是相互的,就好像一个合格的raer,会尊重他的每一个对手。”

    韩习风视线转向了奚时,明显是在指刚刚火阎越过两人界限,指着奚时唱“oer”的行为。

    而韩习风的这句“合格的raer”,明显把火阎点炸了。

    “你是在说我吗”他一边说,一便作势要冲向导师席问个清楚。

    几个穿黑t恤地工作人员眼疾手快翻上台,拉住火阎。

    场上顿时一片混乱。

    下面选手嘘声四起。

    火阎在嘻哈界小有名气,跟他的脾气有很大关系,然而不管韩习风点评的是对是错,刚才在后台嫌弃不愿意跟女孩batte,上了台又指着女孩子鼻子唱“oer”的行为,实在是有够没品。

    火阎直接摔了头上棒球帽下台。

    奚时茫然地站在台上,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不一会儿,编导跑到主持人身边耳语几句,然后主持人就举着话筒,宣布火阎退赛。

    台下一片欢呼。

    奚时看向火阎刚才离开的方向。

    退,退赛了

    主持人“所以我们本轮晋级的选手是奚时”

    “噢噢噢奚时奚时奚时”台下不少选手呼喊奚时的名字,拍着手恭喜她晋级。

    外面不少人一提起嘻哈ra,总是把他们跟不学无术暴躁易怒联系在一起,这种刻板印象的形成,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有火阎这种人。但其实嘻哈只是一种文化,爱好的人聚在一起,跟外面其他的那些文化并没有什么差别。

    ra说的像朗诵无所谓,礼貌小可爱留下没品的对手走了,这种感觉就很爽。

    奚时直到下台还是懵懵的,直到工作人员给了她一张晋级卡,说凭此卡可以正式入住raer公寓。

    奚时握着卡,这才反应过来,兴奋起来。

    兴奋到甚至想哭。

    这真的是她这么些日子以来,最开心的一件事了。

    她迫不及待想跟叶森分享一下喜悦,虽然她的晋级是因为对手退赛,可是她还是晋级了,她没有一轮游

    奚时找工作人员要到自己的手机,刚拿到手,一通电话就打过来。

    肯定是叶森打的,现在除了叶森还会有谁给她打电话。

    奚时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来,激动到过头时说话已经带了哭腔“我晋级了,我没有一轮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