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网游动漫 -> 这白莲女配我不当了

35、第三十五天出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海爷爷一听要唱我和我的祖国, 甚至特意跑到房间里去抱了一架手风琴出来挂在身上。

    摄影师很给力地把镜头给到流光会六人。

    著名六大恶人今天从装扮上就已经变成了六大好人,爱国歌曲再一唱,那场面

    几人不约而同地把视线汇集到icy身上。

    icy低头沉默了一下, 然后看向大海爷爷怀里的手风琴,淡淡吐出一个字“唱。”

    亲爱餐厅里歌声飘扬。

    于是那些听说流光会作客亲爱餐馆闻讯赶来的粉丝, 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面。

    那些在舞台上上天入地老子最吊谁都不放在眼里的raer, 今天不仅打扮规矩的像小学生文艺汇演, 更是伴着老爷爷的手风琴,神情严肃表情端庄,正在合唱一首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又红又专的我和我的祖国。

    这场面任谁见了,但凡是知道一点流光会之前是什么吊炸天样子的,都得叫一声绝。

    把六大恶人划掉,六大爱国青年搭在公屏上

    我t笑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说我们raer只可以唱ra,看到了吗我们还会歌唱祖国

    奚时大仇得报jg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还记得当年怎么逼奚时当恶人的吗, 现在反过来了吧

    很快,“根正苗红流光会”“奚时大仇得报”一起上了热搜, 流光会恶人们在亲爱餐厅里给爷爷奶奶们唱歌,为了爷爷奶奶变成好好青年的反差萌视频好笑中夹着感动感动中有带着好笑被直接转发出圈,亲爱的餐厅才开播第一天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让人发现还有这么一档温馨可爱的节目。

    现场, 奚时觉得流光会上热搜很正常, 不上才是渣浪出问题,只是没想到自己也上热搜了,后面还跟了个“大仇得报”的tag。

    奚时“”

    她看到节目总导演脸上五官都快笑得看不见了。

    流光会比赛结束后通告那么忙,全体能同意来上亲爱的餐厅主要是因为知道奚时参加的缘故,节目组本以为只要把他们请来宣传效果已经大大的有了, 没想到现在几个raer一唱热度爆表,大仇得报的奚时锦上添花,首期的宣传已经远远超出了节目的预期。

    餐厅里,众人唱完歌,流光会重新回到他们的客人桌上,老年服务生团体开始上菜。

    两个奶奶有老年痴呆,记性不是很好,端着一道菜来来回回在餐厅里走,就是记不起来菜要上到哪一桌。

    大家都耐心等着,没有人去催促抱怨,温暖又感动。

    陈家和江家两家的纠葛并不是轻易的说解决就能解决,毕竟两家的上上一代是实打实的,出生入死的战友。

    博恒此次撤股是江行彻一人的主意和作为,江家几个长辈听了后都颇为震怒,然而江行彻态度坚决,几个长辈没有从他那里讨到好,才恍惚发现眼前的男人早已不是当初初出茅庐的年轻小子,这几年独当一面锋芒渐露,已经逐步成为整个博恒以及江家的核心。

    今晚江行彻没有加班,出现在商务中心某家以会员性质经营的商务会所,地毯吸走人的脚步声,墙上的挂画均出自国内外名家。

    齐周跟秘书对接了一下,然后快步上前,在江行彻的耳边耳语几句。

    是关于陈家的事,陈家被突然撤股方寸大乱,连贾美兰出轨司机的事情也顾不得,已经不止一次地遣人来求过。

    齐周知道江行彻态度坚决,没了奚时之后更不想跟陈家往来,告诉他已经回绝掉了。

    江行彻“嗯”了一声。

    他进来过来是有一个生意上的应酬,乔帆上次在博恒跟他谈的不错,这次又特意约到了这里。

    服务生打开包间门的时候,乔帆已经在等着了。

    两人寒暄两句,江行彻要了茶。

    会所里的应酬自然没有在博恒会议室里的严肃,乔帆见江行彻要茶,笑着打趣江总难道还自己开车。

    两个人是从小认识的老友,虽然关系算不上多铁但还是有一定交情,江行彻不在这些事上过多计较,笑了笑。

    乔帆身边坐着的是他表弟,叫乔航,比江行彻乔帆小一辈,最近也跟着进家里的公司做事,这次乔帆跟江行彻谈生意,场所地点什么都是他定的。

    他这人嘴甜活络,也吃得开,坐下没多久就开始洗起了牌。

    江行彻玩了两把都赢了,乔航嘴上一个劲地夸厉害,江行彻脸上倒没多少表情。

    刚点的茶上了。

    服务生端着托盘进来,跟着进来的还有几个女孩儿。

    乔帆一看到进来的几个女孩,立马惊得望了身边的乔航一眼。

    乔航耸了耸肩,似乎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生意场上最正常不过。

    乔帆微微皱眉,又只好去观察江行彻的表情。

    江行彻这人吧,从前身边一直有个奚时寸步不离地跟着,圈子里倒也没什么花边新闻,很多人甚至都惋惜江行彻这辈子都要耗在那个女人身上。

    只是现在,乔帆心底突然起了好奇。

    江行彻跟奚时掰了,还是主动退的婚,血气方刚的男人,没有理由还跟从前一样。

    乔帆打量了进来的几个女孩一眼,一眼就挑中最边上的那个。

    走清纯风的,衣着打扮都像个在校大学生,眼睛不敢乱看一直低着头,手指紧紧抓着挎包带子,样子我见犹怜。

    这种气质,让人莫名就想起了从前跟在江行彻身后的奚时。

    女孩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她,抬眼,跟乔帆的眼神对视上。

    几个女孩都过来坐到乔帆和乔航身边,那个女孩本来也想坐过来,却被乔帆用眼神示意,坐到另一边去。

    另一边

    男人坐在沙发上,从进来开始眼睛就没有往她们身上落过,长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手里的两张扑克牌。

    从气质和乔帆的态度上来看,这位应该是今天这个局的中心。

    男人相貌英俊。

    另外两个女孩已经亲密地挽上了乔航的胳膊,正低低地调笑着。

    这边,被乔帆挑中的那个女孩咬了咬下唇,坐过去。

    齐周在后面看得眉头紧皱。

    她一坐下就感觉到极强的压迫感,动了动手指,愣是不敢去碰一点。

    乔航点了根烟“愣着干嘛,给江总做自我介绍啊。”

    女孩脸突然红了,小声道“我叫小言。”

    江行彻扭头,淡淡瞥了叫小言的女孩一眼。

    女孩生涩,看他的眼睛里有憧憬,又有害怕。

    小言觉得男人似乎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凶。

    听到对面姐妹的调笑声,她暗自捏了捏拳,然后又松开手指,壮着胆子,去挽男人的胳膊“江总。”

    她听到刚才乔航是这么叫他的。

    男人似乎并没有排斥他的触碰。

    小言心底微松一口气,正想再坐得近一点,就听到男人平静的嗓音。

    “放手。”

    声音不大,但整个空气似乎都安静下来。

    乔航的笑容僵在脸上,几个女人的调笑声也没了。

    小言突然慌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到这声“滚”,脑子像是不受控制,她甚至把男人的胳膊抱得更紧了一点,整个人贴在他的胳膊上,磕磕巴巴地喊“江,江总。”

    江行彻感受到贴在自己手臂上的身体,深深吸了口气,像是风浪之前的平静。

    还是乔帆反应快,立马起身,直接抓住小言的一个胳膊把她从江行彻身边拎起来,交给助理让带走,另外几个刚刚还调笑着的女孩也被乔航轰起来,让出去。

    女人都走了,乔帆狠狠瞪了出乔航一眼,然后给江行彻赔着笑赔不是,这些都是乔航弄来的,臭小子不懂。

    江行彻颇为嫌恶地脱下被碰过的外套。

    后来三人也不玩牌了,直接谈到正事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晚这一出的原因,乔帆明显感觉到江行彻说一不二公事公办的态度,老友发小的情面也不好使,他磨破了嘴皮子都没讨到好。

    最后,江行彻先走,乔帆送完江行彻,一掌拍在乔航后脑勺上。

    乔航自知理亏,捂着后脑勺问“江行彻是不是不喜欢那型儿”那型儿指的是今晚那个叫小言的女孩子。

    乔帆望着江行彻的背影,想起他之前听到奚时是假千金的反应,再想起这几天热搜上混在一群地下raer中间的奚时,第一次,对江行彻和陈奚时之间的箭头关系产生了怀疑。

    他瞄了乔航一眼,若有所思“你下回可以送个女raer试试。”

    为了上班方便,江行彻平常一般都住在市中心的公寓里。

    外套已经被扔了,但他还是敏感地闻出自己身上的女性香水味。

    江行彻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洗澡。

    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公寓极大,夜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江行彻从酒柜里取出一瓶威士忌和酒杯,坐在中岛台前给自己斟满。

    酒精却始终不能麻痹他的神经,他知道自己脑子里全是奚时。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每一分每一秒,突然都无比清晰。

    他回头,看到奚时还站在那里,这一次,他拼了命地冲她跑过去。

    他兴奋地去抱她,却扑了个空,她的身影化为泡影。

    江行彻猛地惊醒。

    他靠坐在中岛台前的地板上,手中是半杯残酒。

    窗外鱼肚涂白,太阳刚露了个尖。

    江行彻拿起电话,一遍一遍拨过去。

    温柔的女嗓提示他您拨打的号码无法接通。

    江行彻放下手机,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用家里的座机拨过去。

    因为在录节目,奚时起的很早。

    手机响了。

    她顺手接起来。

    男人嗓子极为沙哑,一遍遍念着“对不起,你原谅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