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其他类型 -> 九零女配只想致富

穿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冷风吹过,木槿打了个寒颤。她觉得有些不对,睁开了眼。

    眼前的一切出乎她的意料,她记得昨夜是在自己的卧室中睡着的,但睁开眼之后,环境却完全不一样。

    她的卧室虽不是特别豪华,但即使只是简单装饰,也与面前的房间完全不一样。

    这是最简单的一间砖瓦房,墙上不是墙纸,也不是被粉刷过的墙面,而是有些类似毛坯房,墙上还能够看到粗糙的堆砌痕迹。

    这不是她的卧室。

    木槿惊讶,她只是睡了一觉,怎么就到了陌生的地方?

    看着粗糙落后的房间,木槿心中浮想联翩,难道有人在她睡觉的时候,闯入她的家中,将她卖到山区了吗?

    就在木槿脸色变幻,心中各种念头交织的时候,粗糙的木门被推开,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她上身穿着满是蓝色大花的棉质布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脚上踩着一双手工缝制的布鞋,头发有些凌乱。虽然长得漂亮,但是脸上已经初见风霜的痕迹。

    眼前这个女人身上满满都是土气,让木槿更加深了猜想,她可能真的被拐卖到某个不知名的山村里了。

    木槿视线不动声色地移动着,估算着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在心中盘算着能不能趁机逃离这里。

    在她打量周围的时候,视线却无意间落到了自己的手上。看到手的那一刻,她神色呆滞了。

    这不是她的手,她的手没有这么小。

    这让原本心中胡乱猜测的木槿震住了,事情和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如果只是拐卖的话,她的手不会变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她愣神的时候,推门而入的女人已经冲到木槿身边,将木槿抱在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芽芽,你终于醒了。”

    女人哭得情真意切,她的怀抱非常紧,让木槿回过神来。随即又有片刻的犹豫,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她。

    没人这样抱过她。

    这个怀抱中充满了她没有感受过的温暖,独属于母亲。

    木槿错失了第一时间将面前女人推开的机会,最终是紧紧抱着她的女人先松开手。

    邓若兰仔仔细细打量木槿,见她真的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芽芽,幸亏你没事,不然你让妈怎么活下去。”

    说着说着,邓若兰双目红了,眼泪掉了下来。

    木槿发现邓若兰说话的时候情真意切,没有丝毫伪装的成分。

    突然改变的环境,已经变换的身体,面前正在哭泣的“妈妈”,木槿知道,她应该是穿越了。

    邓若兰没有发现木槿的不对劲,见木槿不说话,她只以为木槿被吓坏了,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抱怨:“我之前就叮嘱过你,不要掺和进笑笑和来宝的矛盾中去,你怎么不听话?要不是运气好,这次你就没命了。”

    虽然邓若兰嘴里说着埋怨的话,但木槿可以看出来,她并没有生气,只是太着急了。

    “他们俩之间的事,哪是你能掺和的。”邓若兰还在嘀嘀咕咕的时候,木槿房间的门再度被推来,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的背微微弯着,眉头皱着,脸上带着几分苦相,听到邓若兰的话,不高兴地皱眉:“和孩子瞎说什么呢?都是一家人,什么叫掺和?芽芽是姐姐,就应该照顾弟弟妹妹。”

    邓若兰平日里性格温和,对丈夫也多是言听计从,但是这次不一样,木槿刚刚经历过生死,她还记得村里的大夫刚刚走的时候,摇头叹息的样子。

    若不是女儿运气好,她可能就失去女儿了。

    邓若兰是一个说话都不会大声的人,但是这一刻,她心中涌起一股怎么也歇不下去的怒火,直视自己的丈夫,双目通红:“木国春,有你这样做爹的吗?你侄子侄女和你是一家人,他们重要,你女儿就不重要了吗?”

    邓若兰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将平日里在家说一不二的木国春镇住了。

    他看了一眼面前怒气冲冲的邓若兰,又看了看还坐在床上,脸色苍白,似乎因为生病有些呆滞的女儿,原本的理直气壮弱了下去,嘴唇动了动,最终只是说了一句:“芽芽不是好好的吗?”

    “好,这样叫好吗?”邓若兰看着木槿憔悴的脸格外心疼,对木国春就更加生气了。

    木槿还没从穿越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就看到面前她这具身体的父母已经吵了起来。看着两人激烈争吵的那样子,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木槿一时插不上嘴。

    但她看着邓若兰站在她面前护着她的样子,木槿觉得心中暖暖的。

    就在邓若兰瞪着眼睛和木国春争辩的时候,木门之外,更大的争吵声音传来。

    “孙梅花,你看看你儿子,把我女儿害成这样,这事没完。”

    “二嫂这话说的,什么叫我儿子把你的女儿害成这样?明明是笑笑大小姐脾气,先欺负我们来宝,自己不小心掉进水里的,可不要瞎说。”

    “孙梅花,你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来,你儿子胖的跟个猪似的,笑笑怎么可能欺负得了他?”

    “二嫂,你可不能看来宝老实就污蔑他啊,再说他那只是虚胖。”

    “他要是老实,世上就没有老实孩子了。”

    ……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盖过了屋内木国春和邓若兰的争吵声。

    木国春也顾不上和突然爆发的老婆理论,推开门,又匆忙出去了。邓若兰哼了一声,替木槿理了理被子:“芽芽,你好好休息,妈出去看看你二婶和三婶。”

    邓若兰出去之后,木槿也没有在床上继续待着,她刚刚穿越,对周围的一切懵懂无知,急切想了解清楚现在的情况。因此她穿上鞋,也推开了门。

    门外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低矮的房屋,没有任何装饰的泥土地面,院子里种着的稀稀拉拉的柿子树。

    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站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木槿心情复杂:她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陌生、落后的地方。

    但……

    木槿的视线放在邓若兰身上,她有母亲了。

    看完邓若兰,木槿的视线又放在中央两个正在争吵的妇人身上。

    高一些的女人穿着蓝色连衣裙,头发烫成羊毛卷,长相虽然普通,但在这个时间段算是少有的时髦了。她怒气冲冲地指着对面,嘴中机关枪似的说道:“你那个老实儿子将我们笑笑推进河里,我们笑笑可不会游泳。要不是笑笑命大,说不定笑笑就死在河里了,到时候你拿什么来赔我们笑笑的命?”

    这人正是木槿的二婶蒋书林。

    她说话的时候也看到了老大一家从房间里出来,她平日里是看不上老大一家的,觉得他们唯唯诺诺,连一句大声的话都不敢说。这一次她难得没有忽略他们,指着木槿,声音都大了几分:“芽芽也跟着一起掉进了水里,这是谋杀,还是两条命。”

    女儿被提及,邓若兰的表情也变了,难得有勇气瞪着三弟妹孙梅花。

    木槿顺着邓若兰的视线朝着孙梅花看了过去。

    孙梅花一头短发,虽也是穿着普通的衣服,但颜色却比邓若兰身上的要鲜艳许多,是桃红色。鹅蛋脸,丹凤眼,一脸精明相。

    孙梅花的性格确实和她的长相一样,特别精明,平日里不仅在大嫂二嫂之间游刃有余,而且能将刻薄婆婆伺候的服服帖帖。其中不仅仅有她丈夫木国秋是小儿子,深受婆婆喜爱的原因,还与她精明的性格分不开。

    孙梅花从未将大嫂二嫂放在眼里,大嫂邓若兰胆子小,说话细声细语,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平日里都是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二嫂蒋书林虽然出生好,父母有钱,但是人却傻,忽悠她也特别容易。

    面对怒气冲冲的二嫂蒋书林,再加上旁边一反常态怒视他的大嫂邓若兰。孙梅花却不慌张。

    孙梅花面上淡定,心中已经盘算起这件事情的解决办法。

    她之前从自己儿子木来宝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老二家的木笑笑手里有蒋书林买的零食,木来宝看到了,就想抢过来,没想到木笑笑脾气也大,不愿意给。木来宝生气之下,就将木笑笑推进了河里。老大家的木槿看到这一幕,想伸手拉木笑笑,没想到她太瘦弱了,反而和木笑笑一起跌进了河里。

    两个姐姐跌进河里之后,木来宝吓坏了,没敢在河边多待,匆忙回来和她说这件事情。孙梅花刚听说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这可是一件大事。

    幸亏有人路过,将两姐妹救了上来。

    孙梅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埋怨,木笑笑也太自私了,木来宝是她弟弟,木家只有这一个男孩,东西给弟弟不是应该的吗?

    虽然她心中埋怨木笑笑,但却不敢说出来,同时绞尽脑汁想推卸木来宝的责任。蒋书林无脑任性,但不能真的得罪她,不仅仅是她父母家有钱,老二木国夏也是这个家中最有出息的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