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1 / 2)

他们想将她当成软柿子捏,也要看她到底同不同意。

谁说小说中的炮灰女配就要顺应剧情发展的?

刚刚绑定了木槿,觉得自己转正有望的888,看到木笑笑和孙梅花一起针对木槿,顿时不高兴了:“作为宇宙第一致富系统的合作者,宿主不要怂,就是干。不就是女主吗?干倒她。现在下发第一个系统任务——解决眼前的困境,洗脱罪名。”

木槿听着脑海中响起的热血音乐,没想到这竟是一个中二的统:“你有办法解决现在的困境?”

音乐停止,系统卡壳:“……这个嘛……因为宿主你没有完成第一个任务,没有任何积分,我也不能给你任何道具。”

木槿心中有数:“你刚刚投影合同的方法不是道具吧?可以使用吗?”

888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豪:“这只是最基础的系统功能,我还能投影出电影,让宿主观看,保证全沉浸式,看不出是假的。不过宿主,你问这个干什么?”

木槿嘴角翘了翘:“自然是要好好教育教育熊孩子,让他们知道撒谎是不对的。”

888:“???”

看到被指责的罪魁祸首木槿依旧无所谓的样子,袁安芬更是怒火中烧。

这可是她放在心尖宠的小孙子,平日里连一口硬饭都舍不得让他吃,看到小孙子受委屈,即使木槿是她孙女,她也恨得牙痒痒。

说来也奇怪,因为重男轻女,她对二孙女木笑笑感情一般,但毕竟也是孙女。对木槿却不一样,她看到还在襁褓中的木槿的时候,就不喜她。

思来想去,她只觉得她们没有缘分。她也无所谓,孙女都是要嫁出去的,没有感情就没有感情吧。

现在一个让她讨厌的孙女欺负了她最爱的小孙子,怎么能让她不生气。

袁安芬步子一迈,就走到木槿面前,右手扬起,眼看着这一巴掌就要落在木槿身上。

却见在众人眼中有些呆滞的木槿突然弯腰,躲过了袁安芬的巴掌。袁安芬扇巴掌的时候并没有留情,用的力气也打,现在巴掌落空,猝不及防之下踉跄了一下,身体向前倒去。

幸亏旁边的木国春看情况不对,立即上前扶着她,袁安芬才没有跌倒。

袁安芬并不领情,推开木国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家的权威受到了挑衅:“老大,这就是你的好女儿。”

一直跟在袁安芬身后回来的老三木国秋看到这个情况,眼珠子转了转,开口道:“大哥,芽芽欺负弟弟的事情可以原谅,怎么能不尊重奶奶呢,太不像话了。”

木国春的性格本就懦弱,对袁安芬有几分愚昧的孝顺,听到袁安芬和木国秋的话,脸色胀红。不知道怎么回复母亲和弟弟,只能对自己身边的女儿发火:“芽芽!”

木国春声音很高,带着明显的怒气。

虽然在记忆中知道木国春作为丈夫和父亲根本不称职,但是看到他此刻的表现,木槿还是失望。木国春永远不会护着妻子和女儿,只会站在母亲那边。

孝顺是好事,但是盲目孝顺就是愚蠢了。

见木槿没有说话,木国春皱着眉,伸手就想拉木槿:“芽芽,快给奶奶道歉。”

邓若兰性格温柔,平日里也听丈夫的话,但在她心里女儿最重要。看到木国春伸手拉木槿,以为他和婆婆一样要打木槿,邓若兰上前推开木国春,声音陡然比平日里大了许多:“木国春,你干什么?这是你亲女儿,你难道还想打她?”

为了女儿,邓若兰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勇气,不仅声音前所未有的大,动作也格外粗暴,用力拍在木国春手上,拍出了一个红手印。

木国春被邓若兰的反常吓到了,他就是这样的性格,看着面前发疯似的邓若兰,声音都小了一些:“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打女儿,我只是想让她道歉。”

邓若兰双目通红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颇像是护崽子的母狼:“道歉,为什么道歉?芽芽不可能做这些事。你难道不知道芽芽的身体也才刚刚恢复吗?”

袁安芬却不管邓若兰到底发什么疯:“老大媳妇,你的意思是我们宝撒谎吗?”她横眉冷对,脸上的皱纹堆在一起,看上去格外凶横。

见她发火,木国春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他从小没少被袁安芬打。

木国秋满意地站在孙梅花身边,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媳妇和儿子这么做一定有理由。

蒋书林却依旧记得孙梅花先前叫嚣的话,孙梅花说的话前后矛盾太多了,之前她信誓旦旦说是笑笑先动手的,现在又说一切都是木槿做的。蒋书林不聪明,但是却直觉这中间有问题,她嘴唇动了动,刚想说些什么,衣袖便被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