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其他类型 -> 九零女配只想致富

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木家院子中,袁安芬正怒骂木国春和邓若兰:“你们夫妻俩怎么养的孩子的?不仅欺负弟弟妹妹不尊重奶奶,还会说谎。一会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她,孩子不打不成器,芽芽就是被你们惯坏了,才变成这个样子。”

    木国春讷讷地动了动嘴唇,在自家兄弟和母亲的注视下,觉得万分丢人,脸胀得通红,干巴巴地说道:“确实要好好教训。”

    因为已经爆发了一次,邓若兰彻底抛弃了以往的温柔和善解人意,听到这话,她看向木有国春,怒火噌噌往上涨,心中无限失望,从今往后她要亲手护住自己的女儿。

    他们想教训她女儿,也要看她同意不同意。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

    脚步声有重有轻,但可以听出是属于四个不同的人,是木槿、木来宝带着杨家兄弟回来了。

    听到他们的动静,将木来宝看成心尖肉的孙梅花和袁安芬脸上都露出笑容,他们兴奋地朝着门口看去。但等她们看到进来的四个人的时候,表情却变了。

    木来宝走的时候,心情不错,情绪也很高,所以脚步是欢快的,一路小跑着离开。

    现在他也是小跑着回来,但表情却完全不一样,脸上带着泪,还有肉眼可见的惊恐。

    他身边的杨家兄弟也是同样的表情,就仿佛背后有鬼在追着似的。

    袁安芬等人不知道,他们三人是真觉得背后有鬼在追,他们向女鬼保证了不会说谎之后,才被女鬼放了,现在回到木家,心中也还是害怕的。

    与他们形成强烈对比的则是木槿,木槿还是和离开的时候一样,脚步慢悠悠的,没有紧张也没有害怕。

    就是因为她完全没变化,才显得格外古怪。

    袁安芬当即怒了:“你是不是又欺负弟弟了?”

    木槿看了一眼袁安芬,走到仿佛浑身的刺都竖起来的邓若兰身边,依旧淡定:“我可从来没有欺负他,不信你可以问他们,我相信他们是不会说谎的。”

    “说谎”两个字被木槿说出来,颇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木来宝、杨家兄弟三个人抖了抖,想到了刚刚在水边看到的女鬼,还有那截绕他们身体一圈的脖子,木来宝眼泪流了出来,大声哭喊道:“芽芽姐姐没有欺负我,我头上的伤是自己跌倒的,笑笑姐姐也是被我推进河里的。”

    木来宝带着哭腔的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呆住了,孙梅花舔舔唇,有些着急地走到木来宝身边,摸了摸木来宝的头:“来宝,你是不是被威胁了,不要怕,妈妈和奶奶都在这里,你不用说谎。”

    木来宝哭得更加大声:“我没有撒谎,我真的没有撒谎。当时真的是我把笑笑姐推进河里的,芽芽姐是为了救笑笑姐一起掉进河里的。”

    杨家两兄弟也不甘落后,哭泣着大嗓门跟着木来宝喊道:“我们也可以作证来宝没有说谎,我们也没有说谎,我们是诚实的孩子。”

    不管是之前气势汹汹要教训木槿的袁安芬还是相信木来宝肯定和两个朋友一起指证木槿的孙梅花都僵在原地,不管木来宝到底是为什么说出了真相,但是现实就是这个责任最后落在了木来宝头上。

    还是木来宝亲口说的,加上两个证人,完全无可辩驳。

    孙梅花心慌意乱,担心老二和他们家生出嫌隙,不过想到刚刚是木笑笑先说谎的,勉强镇定下来。

    木笑笑心中诧异,她没想到木来宝和他两个朋友竟然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她心情复杂,最多的是不甘,若知道他们会说出真相,她肯定不会将黑锅往木槿头上盖。

    她倒不是后悔说谎,她担心的是她的父亲木国夏。她再了解木国夏不过,他最好面子。虽然木笑笑是受害人,但因为她撒谎了,木国夏肯定会不高兴。

    确实如此,听到事实真相的木国夏脸都黑了,他瞪了木笑笑一眼,心中有些想不通木笑笑为什么会说谎?但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他还是要脸面的,没有立即批评木笑笑。

    被木国夏怒视,木笑笑手指蜷缩了一下,想不通事情为什么和上一世不一样。

    这一世唯一的不同便是木槿,木槿到底做了什么?木笑笑看向木槿,没想到木槿恰好也朝她这边看来。四目相对,木槿冷淡地移开了目光。

    木笑笑收敛起刚刚重生时候的优越感,心中多了几分慌乱。她觉得木槿和上一世懦弱沉默的样子不一样了,难道是因为她重生,让木槿也发生了改变吗?

    就在几人沉默不知做什么反应的时候,邓若兰开口了,脸上犹带愤怒:“事情的真相你们也知道了,是不是该教训教训木来宝?”

    袁安芬有几分尴尬,但听到邓若兰说要教训木来宝,她整个人炸了:“教训?为什么要教训,来宝年纪还小不懂事。再说了,姐姐让着弟弟不是应该的吗?”

    “应该?什么是应该?你既然不愿意教训,我就来教训。”邓若兰第一次在婆婆面前挺直了腰背,“听说现在有什么故意伤害罪,木来宝推人下水应该会坐牢吧?不如我直接报警,让他进少管所。”

    邓若兰其实对故意伤害罪这个罪名并不了解,这只是她无意间从别人嘴里听说的,更不知道木来宝推人下水这件事情到底会不会进少管所。但这个为了自己女儿重新挺直腰背的女人,却下意识知道自己只有拿出最强硬的姿态,才能好好保护女儿。

    袁安芬没什么文化,平日里也是胡搅蛮缠多,她这样的性格,对警察却天生有种畏惧感。她根本不知道邓若兰说的故意伤害罪是什么罪行,但不妨碍她慌张。

    她知道村东头有一个年轻人,因为发疯砍伤了路过的人,被警察抓走了,之后一直没能回来。

    听到报警两个字,她疯了,抱着木来宝,直接坐在地上:“我不活了,你要报警,就是要我的命,挖我的心。”

    孙梅花也有些慌,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唯唯诺诺的大嫂发火,一发火就是雷霆震怒。她看到撒泼打滚的婆婆,让自己冷静下来,有婆婆在,定不会让大嫂报警的。

    袁安芬还在哀嚎:“欺人太甚,你们还有没有将我这个妈放在眼里,你们忘记了是谁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将你们拉扯长大的?你们就这么对我的吗?真是翅膀硬了,就要杀老母亲吗?”

    袁安芬收敛起之前的气势汹汹,开始撒泼打滚,说起往日里的辛苦。

    邓若兰看的厌恶无比,她嫁到木家之后,就看着袁安芬凭着这些手段,将木家三个男人拿捏的死死的。尤其是她的丈夫木国春,在袁安芬的攻势下根本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果然不出所料,听到真相之后异常沉默的木国春看到袁安芬哭诉,立即着急了,和木国夏一起扶起袁安芬,说道:“妈,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杀你?”

    袁安芬眼睛一瞪:“你媳妇要报警就是要杀我,来宝只是年纪小,不懂事啊。”

    看着袁安芬哭嚎的样子,木国春当即投降求饶:“我们不会报警的。”

    木国夏也附和:“来宝是弟弟,笑笑也不会计较。”

    木笑笑双眸一暗,上一世,她听木国夏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蒋书林心中也不忿,但是此刻情况混乱,她倒也不敢立即站出来说什么。邓若兰的爆发也吓到她了,她还记得木笑笑将黑锅甩在木槿身上的事情。现在邓若兰将炮火集中在木来宝身上,正合了她的意。

    邓若兰知道木国春的性格,看到他此刻的表现,她并不觉得伤心,只是失望罢了。木来宝年纪小不懂事,要大家原谅他,她女儿受的委屈就算了吗?

    邓若兰扫视一周,撒泼打滚的婆婆,净想着占小便宜的老三一家,还有高高在上的老二一家,她心头涌上一阵疲惫。

    邓若兰握紧了木槿的手,缓缓开口:“原谅他也行,我们分家。”

    分家,这个词一出,宛若一道惊雷,在木家所有人耳边炸开。

    木家老二在县城有正式工作,也在县城有房子,但因为袁安芬私心想要补贴老三一家,一直没有分家。平日里老大两口在家为她和老三一家当牛做马,老二赚的钱又能分给他们。袁安芬和老三一家日子过得美滋滋。

    分家?他们怎么可能同意分家。

    袁安芬嚎得更大声了:“我还没死呢,就想着分家。”

    木国秋和孙梅花也着急了:“大嫂,这些都是小矛盾,怎么就上升到分家的程度了呢?多影响感情啊。”

    蒋书林和木笑笑对视一眼,心中却雀跃起来。她们盼着分家盼了好久了,但木国夏一直不同意,现在借着此次机会将分家的事情闹大,也是一件好事。

    蒋书林也顾不上之前的顾虑了,当即插嘴道:“我也同意分家。”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袁安芬看着周围木家人各异的表情,吼道:“除非我死,不然不可能分家。”

    说完,似乎是受到的刺激太大,眼睛一闭,直接昏了过去。

    木家三兄弟慌了,手忙脚乱上前去抬袁安芬,口中叫道:“妈,你没事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