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钱(1 / 2)

邓若兰是个急性子,既然决定了要去娘家找自己的兄弟,便没有多耽搁,给木槿做了饭之后就动身了,她想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回来。

至于木国春和木家那一家子的饭,她并没有准备,都要分家了,谁还管他们。

木槿喝着邓若兰主熬的粥,觉得又温馨又美味。

邓若兰做饭有天赋,加上这么多年木家的饭一直是她在做,所以手艺才这么好。

木国春为袁安芬忙前忙后,终于歇下来,到了该吃饭的时间,却没有看到邓若兰的身影,便回房间找她。他原本以为回房间之后会看到邓若兰,没想到只有木槿一个人在低头喝粥。

且他看出来了,这粥只有木槿的份。想到今天邓若兰在众人面前发的火的样子,又想到自己在袁安芬面前信誓旦旦说要教训邓若兰的事情,木国春突然有几分尴尬。

他咳嗽了一声,想引起木槿的注意。

没想到木槿依旧安静喝粥,看都没看他一眼。

木国春更尴尬了,只能自己率先开口,:“芽芽,你妈妈呢?”

木槿这一次终于放下手中的粥,抬头看向木国春了。

木国春长得老实,穿着弟弟木国秋不要的旧衣服。孤零零地站在门口,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木槿并不同情他,她可记得这个男人今天在袁安芬和邓若兰以及他女儿发生矛盾的时候,毫不留情站在地站在袁安芬那里的情形。

木槿穿越过来之后,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也接受了原主的感情,即使木国春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原主对木国春也是有孺慕和崇敬之情的。但是和在这个家中已经习惯这些场景的原主不一样,木槿对木国春没什么好感。

她只看了木国春一眼,便低下头,随口回道:“妈去舅舅家了。”

木国春看出了木槿的冷淡,他在进屋子前想着要好好和邓若兰以及木槿说道说道,让他们俩好好过日子,不要成天想东想西,将整个木家搅得鸡飞狗跳。

但是进了屋子被女儿这么冷冷的瞥了一眼,木国春却瞬间觉得有一盆凉水从头泼到脚。

他手脚一时不知道放在哪里,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见木槿没有继续理会他的意思,木国春再度推开门:“你奶奶身体还没有恢复,我去给她做饭。”

说完这话,木国春匆匆忙忙离开,仿佛后面有鬼在追着他似的。对于木国春的心路历程,木槿没有心情去仔细考虑,她现在想着的是分家之后的事情。

分家之后他们一家不能再继续留在村里,她有系统在手,能够带着邓若兰一起过上好日子,至于木国春,木槿也会顺便带着。虽然木槿不喜欢木国春的懦弱和愚孝,但他到底是原身的父亲,又是邓若兰的丈夫。

木槿看得出来,邓若兰还是很在乎木国春的。

以木国春的性格,他们若一直留在村里,即使致富了,钱也会被木国春拿来补贴袁安芬。

木国春的性格不是一天养成的,木槿只希望离开这里之后,能好好改变他。

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要想办法说服邓若兰和木国春分家之后离开这里。

木槿在屋子里喝了邓若兰留下的粥,木家一家人则在院子中吃木国春准备的晚饭。

除了木槿之外,其他人都吃得没滋没味。一方面是因为邓若兰不在,做饭的木国春手艺一般,实在不是很好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袁安芬在桌上一直抱怨邓若兰。

“老大媳妇脾气越来越大,只不过是一点小事也值得她回娘家。”袁安芬很不高兴,如果邓若兰在她面前的话,她肯定将她骂得狗血喷头,“还胳膊肘往外拐,把猪肉也带回去了。”

袁安芬非常心疼那块猪肉,那是她准备给木来宝和小儿子补充营养的,现在被邓若兰拿走了。她并不知道那块猪肉被邓若兰让木槿送给了楚珏一家,只以为是邓若兰生气之后将娘家送的猪肉又拿回娘家。

孙梅花也心疼精神莫名萎靡的木来宝,尤其是来宝受了委屈还吃不到猪肉,心中不痛快,便忍不住低声附和:“来宝做了错事,大嫂生气也是应该的,但她不应该把家里的猪肉带走呀,这块猪肉可是给妈补身体用的。妈今天刚刚晕倒,现在一点油荤也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呢,我看着真着急。”

孙梅花的性格就是这样,总能对袁安芬奉承地恰到好处,又能达到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