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其他类型 -> 九零女配只想致富

分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蒋书林异常难过,这两千块是他们存了很久的钱,没想到竟然还是用在了木家人身上。

    木笑笑气得双目通红,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即使他们家条件不错,两千块也不是什么小数目。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她肯定不会鼓动木来宝去找赵城。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木笑笑只能眼睁睁看着孔菊花拿着两千块,带着亲戚和村长一起离开了,只留下心有不甘的木家一家人。

    袁安芬直喘粗气,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尤其是晚上损失的两千块,更让她心疼。

    这么大一笔钱,都能够让木来宝去县城上学了。木来宝今年刚好六年级毕业,她也打听过了,县城的初中可以花钱去上。原本她还在考虑怎么开口和老二说这件事情,现在这笔钱一出,也不知道老二还乐不乐意。

    想到这里,袁安芬整个人都暴躁起来,怒吼道:“老大,去将木槿叫出来。”这一次她连木槿的小名都不叫了,可见非常生气,“她和她妈一样,胳膊肘往外拐,竟然帮外人,不帮自家兄弟?你让她出来,我要好好教训她。”

    袁安芬嗓门很大,怒气冲冲。木国秋一家心中也不痛快,木国夏一家损失了两千块,更不会为木槿说话。

    被木家所有人注视着,木国春又开始变得尴尬了。

    木槿在屋子里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孔菊花声音尖锐有穿透力,屋里的木槿将经过听得一清二楚。对木家的事情,她是不想管的,尤其是与木来宝相关的事情。

    但袁安芬的声音实在大,木槿在屋内已经待不下去了,干脆走出屋子想听听袁安芬到底说什么。

    袁安芬随手抄起身边的木棍就朝着木槿身上打过去:“你个赔钱丫头,都怪你,如果不是你多管闲事,我们家不会赔这两千块钱。”

    她打木槿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木来宝,和木槿完全没有关系。

    眼看着木棍就要落在木槿身上,木槿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飞快朝一边躲去。但没想到从不反抗袁安芬的木国春却挡在木槿面前,为她挡住了袁安芬的棍子。

    木国春还是爱自己孩子的,只是这种爱抵不过自身的懦弱。袁安芬这一棍子用了八成的力气,落在木国春的身上,让他瑟缩了一下。不过他心中庆幸自己替木槿挡了责罚,木槿细皮嫩肉的肯定受不了。

    袁安芬瞪了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吼道:“老大,孩子不听话就要好好教育,你看看她今天干的什么事?要不是她,这两千块钱能赔出去吗?”

    木槿为袁安芬的逻辑感到惊讶,本以为已经足够了解袁安芬的性格,没想到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明明是木来宝惹出来的祸事,最后竟然怪她去救受害者。

    分家,一定要尽快分家,她担心在这个奇怪的家中待久了,自己也要被木家人奇怪的逻辑所影响。

    似乎是察觉到木槿的心思,888自认为机智实则狗腿地开口:“我看到你妈带着三个高壮的男人回来了。”

    三个高壮的男人应该就是木槿的舅舅,听到他们要到了,木槿心中有了想法。

    眼看着袁安芬又举起棍子,木槿推开面前的木国春,自己迎了上去:“系统,用我的积分兑换铜墙铁壁技能。”

    木槿上一次完成任务的奖励不仅仅有一千块钱,还有一些积分,不过积分很少,只能兑换一些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用的技能。

    铜墙铁壁就是其中之一。

    888似乎怕木槿反悔和它签订契约,还气呼呼解释了一堆:“等我升为正式系统,就会多一些有用的金手指了。”

    木槿倒没有觉得它没用,这个世界上只有不会用的技能,没有无用的技能。

    袁安芬的棍子落在木槿装备了铜墙铁壁技能的胳膊上,只听咔嚓一声响,那根足够足有手臂粗的棍子断了。

    现场人都愣住了,袁安芬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她用了这么大的力气吗?

    推开院子门的邓若兰恰好看到袁安芬手中的棍子断开的场景,她双目被气得通红,经常干活的她可是知道那根棍子到底有结实,袁安芬是想要了她女儿的命吗?

    “袁安芬,你竟然敢打我女儿。”

    邓若兰吼完袁安芬之后,朝着袁安芬身上扑了过去,她扑的时候用了十成力气,手指握成爪,尖锐的指甲朝着袁安芬脸上抠了过去,在袁安芬的脸上留下了红痕。

    袁安芬年轻也跟人家打过架,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没人敢和她这么打架了,尤其是打她的还是一直在她面前安静老实的邓若兰。袁安芬要疯了,她不是个吃亏的人,刚想动手,便发现自己被拨开了,远离了邓若兰。

    一个浑厚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你干什么,先打我外甥女,现在又想打我妹妹,当我是死的吗?”

    袁安芬身体一僵,她已经听出来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了。这是邓若兰的大哥邓若军的声音。

    邓若军是杀猪的,长得凶悍,性格也凶悍,曾经有人欺负了邓若兰,他拿着杀猪刀追了那人一路。

    袁安芬即使是泼辣,也是寻常妇人的泼辣,凶的怕狠的,袁安芬就很怕邓若军。现在听到邓若军的话,顿时僵住了,不敢再轻举妄动。

    邓若兰在袁安芬身上发泄了自己的怒火,上前抱住木槿,声音都哽咽了:“是妈的错,妈应该将你一起带到舅舅家的。”

    说完她看着不远处的木国春:“你就让你妈这么对待女儿的?分家,这一次一定要分家。”

    木国春也心疼木槿,在邓若兰和木槿失望的目光下根本说不出话来。

    袁安芬听到“分家”这个词,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像早晨那样继续闹一番:“我还在呢,为什么分家?”

    邓家三个兄弟站在袁安芬对面,高高大大,极有威慑力。

    邓若军脸上满是不屑:“为什么不分家?你也不看看整个村里除了你们木家,还有谁家的三个儿子都结婚生孩子了,还不分家的,你还要不要脸?”

    蒋书林之前丢了两千块钱正失魂落魄,没想到峰回路转,邓家三兄弟竟然出现支持邓若兰分家。看着浑身带着煞气的邓家三兄弟,蒋书林微微放松了些,丢了两千块钱虽然让她心痛,但只要能成功分家,以后他们家的钱都能保住。

    袁安芬被邓家三兄弟的气势吓说不出任何话来,她看了身边的木国春一眼,希望木国春说几句话。毕竟他是邓若兰的丈夫,也是邓家三兄弟的妹夫。

    木国春依旧唯唯诺诺,但看到自家母亲的眼神,还是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开口:“大哥……”

    他试探的话没说完,就被邓若军一脚踢在了膝盖后面,他踉跄了一下,直接跪在了邓若兰和木槿的面前。

    邓若军瞪着眼睛:“当初我将妹妹嫁给你的时候,你发誓好好保护她,就这么保护的吗?任由你妈欺负自己的老婆和女儿,你还是个男人吗?”

    被邓家三兄弟这么看着,木国春冷汗都出来了。邓家老三也是杀猪的,但与老大老二不一样,他长得颇为斯文,同时也是脑子最灵活的。他看了一眼边上虎视眈眈的袁安芬,冷笑了一声:“如果你承担不起父亲和丈夫责任,就不要做了。”

    木国春慌了,他懦弱,但他还是在意女儿和妻子的,不敢想象没有女儿和妻子,他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看到木国春的怂样,邓家三兄弟有些后悔将妹妹嫁给他了。当初看上他的忠厚老实,现在想想正是因为太过老实,才让妹妹和侄女过得不好。

    木槿看了一眼木国春,知道邓家三兄弟是在吓唬他,她是穿越过来的,后世离婚已经稀疏平常,但这个年代离婚还是一个少见的词。尤其是身在乡下的邓若兰,虽然生气,但脑子中根本没有离婚这个念头。

    邓若兰一边生木国春的气,一边担心木槿的情况。她小心翼翼将木槿的衣袖卷起,想看看木槿肩膀到底是什么情况。

    木槿顺势让888给自己装上了皮开肉绽的特效。这个特效非常厉害,不管是肉眼看还是动手摸,木槿肩膀都仿佛真的皮开肉绽,但实际上木槿没有受任何的伤。

    不过邓若兰不知道,看到木槿肩膀上的伤,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

    看到邓若兰的样子,木槿也有些心疼。但是想要分家的话,就要趁此机会。

    旁边一直注意着木槿这边情况的其他木家人也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木国春身体都晃了晃。

    木槿的三个舅舅眉头一拧,邓若军表情瞬间凶狠:“袁安芬,你个为老不尊的,对自己的孙女这么狠,今天有我在,你们木家不分也得分。”

    一向站在袁安芬那里的木国春,这次彻底闭上的嘴。他再怎么懦弱,再怎么愚孝,也是心疼女儿的。

    之前信誓旦旦和木国春一起保证不分家的木国夏也没有开口。

    一方面是因为木槿受的伤实在太过可怕,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站在他身边心情明显不好的蒋书林。

    他和蒋书林现在的感情还是很好的,看到她这样,心里也不好受。

    邓家老三邓若民是三个人中最细心的,在邓若军吓唬袁安芬的时候,他一踢木国春:“去找大夫。”自己则去找村长。

    村长姓木,叫木凤佐,他还有一个身份,是袁安芬死去丈夫的叔叔,是木家的长辈。

    把他请过来,刚好见证分家的事情。

    木凤佐刚解决了木家和赵家的事情,还没松一口气,木家又发生事情了,这一次不是外部矛盾而是内部矛盾。邓若兰的兄弟来请他做主分家,还说袁安芬打伤了木槿。

    木凤佐和木国春请的大夫匆匆忙忙挤进木家的院子,木家院子又混乱起来。

    知道了事情经过,看着木槿肩膀上的伤口,木凤佐叹了一口气,不管袁安芬一直叫嚣的话,一锤定音:“安芬,分家吧,孩子也大了。”

    木凤佐其实也看不惯木家混乱的情况,他觉得袁安芬就是作孽。木家三个孩子,老大老实,老二出息,只有老三惯会偷奸耍滑。

    但袁安芬就是最喜欢老三,偏心偏的理所当然。让老大和老二一家一直补贴老三一家。

    以往看不惯归看不惯,他虽然是长辈,但到底这也是木家的私事,他不好多过问。

    这一次邓若民将他请过来,他也尽一次长辈和村长的责任,快刀斩斩乱麻,主持木家的分家。

    即使是袁安芬和木国秋孙梅花三个人再不愿意,但看着站在他们面前人高马大的邓家三个兄弟,听着木凤佐语重心长的话,他们不得不咬牙同意分家的事情。

    分家之后就是分财产。

    木家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值钱的就是一大一小两套房子。大房子就是现在木家所有人住的,而那套小的……

    这是一间简陋的屋子,连灶台都是在外面随便搭的。

    除了房子之外,还有的资产就是村里的几亩地,加上袁安芬手里的存款。

    大房子老二和老三平分,邓若兰选了破旧的小房子,家里的几亩地几家平分。

    因为钱一直是袁安芬在保管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手里有多少钱,最后每家分了三百块。

    不管袁安芬是不是少给他们钱了,成功分家,邓若兰和木槿心中都很痛快。

    终于可以离开木家这一堆烂摊子了。

    邓家三兄弟看到木家分家之后,才心满意足离开回家去了,同时当着袁安芬的面嘱咐邓若兰有困难的话可以回娘家。

    这让蠢蠢欲动想骂邓若兰的袁安芬又安静下来。

    木槿受伤,邓若兰生气,木国春心中有愧,忙前忙后地收拾东西,将他们一家的东西都搬到那个许久没人住的小房子里。

    即使屋子里充满了霉味,邓若兰脸上也是带着笑的。以往她虽然不说,但是在木家,她过得并不开心。

    木槿顺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想让他们全家一起搬去县城。

    听到木槿的话,邓若兰犹豫了,她长这么大,去的最远的就是镇上。去县城,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就在邓若兰犹豫的时候,难得主动打扫屋子的木国春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去县城?不行,怎么能去县城?县城是我们这种人能去的地方吗?”

    木槿还没说话,邓若兰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们这种人,我们是哪种人?我们怎么就不能去县城呢?”

    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邓若兰爆发之后性格也变了,对待木槿还是温柔的,但是对待丈夫却格外强势。

    邓若兰知道自己不强势不行,不然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

    她看着木槿裸露在外面血肉模糊的肩膀,眼泪又掉下来了,心痛异常,同时在心里责怪自己,若不是以前的自己太过软弱,女儿也不用受这个罪。

    既然女儿想去县城,那就去吧。她在这个村子困了三十几年,总不能让她的女儿也在这里困几十年。

    邓若兰坚定拍板:“就去县城。”

    木国春嘴唇动了动,被邓若兰瞪了一眼,最终瑟缩了一下,没有和邓若兰以及木槿争辩。

    邓若兰想起前一段时间在蒋书林嘴里听到的事情,忍不住又惦念起来:“听说县城开了一家新中学,要额外招收成绩好的学生。芽芽你学习好,说不定能被额外招录。”

    木国春继续擦桌子:“城里那么多成绩好的孩子,哪里就轮到芽芽了。”

    虽是这么说,但是他擦了桌子之后,却弯腰将木槿收在木箱子里的书拿出来,细细整理了一下。

    看到他这样,木槿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木国春有时候让人生气,但是有时候却她心软。

    木槿在村里的中学读初二,有一次学校发的练习册丢了,学校没有多余的练习册。当天夜里,只有小学文化的木国春熬夜帮木槿手抄了一本练习册。

    木国春在收拾书本,邓若兰则在收拾离开的时候要带的东西,灯光下,看着两人的身影,木槿嘴角翘了翘。

    希望离开了木家之后,离开了这个充满了不愉悦气息的村庄,他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吧。

    888立即上线:“当然会越来越好的,致富系统时刻为宿主服务。”

    木槿一家的气氛是难得的和谐,木家其他人那里却有些不愉快。

    木国夏屋子里,蒋书林一扫之前颓废的样子,甚至哼起了歌。

    木国夏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分家你很高兴吗?”

    蒋书林不懂藏着掖着,有什么说什么:“当然高兴了,以后钱就可以留着我们家用了。”

    木国夏眉头皱的更紧,语气也严肃了些,略带训斥道:“整个木家都是一家人。”

    蒋书林好心情被影响了,不高兴地将手里的衣服让在床上:“你当别人是一家人,别人都当你是冤大头呢。”

    两人谈不拢,又吵了起来。

    木笑笑看到这个情况,只觉得头疼,明明已经分家了,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为什么他们还会吵架呢?

    袁安芬屋里,袁安芬躺在床上,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老大家的媳妇兼职就是个搅家精,好好的一个家让她给搅和散了。”

    木国秋也垂着头,他可精明的很,知道分家之后,他的损失最大。

    孙梅花想到木槿心中就有气,今天要不是她,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不管是上午的落水事件,还是晚上的打人分家的事。

    孙梅花眼珠子转了转:“妈,我们即使分家了,也是一家人。大哥一向听您的话,到时候我们大家还是可以一起过日子的。”

    她算盘打得精,老大一家虽然搬到小房子里了,但是住的近,完全可以和以前一样,让大嫂帮忙干活。

    袁安芬心中也有了想法,老大手里的钱她也可以要回来。老大一家没什么本事,钱还是放在她手上安心。

    几人想的很好,但是一大早起来却没有看到木国春的身影,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木国春才出现。

    袁安芬这才知道老大一家竟将刚分到的田租出去了,他们一家准备搬到县城生活。

    所有木家人都惊呆了,老大一家是中邪了吗?这根本不是他们能干出来的事。

    木笑笑看着木槿的目光却有些诡异,总觉得木槿的改变有些太大了,上一世根本没有他们一家去县城的事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