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1 / 2)

今天又是忙碌一天,但邓若兰和木国春心情都很好。赚的钱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原本因为离开故乡来到县城产生的彷徨和焦虑都消失了,即使忙碌也是快乐的。

在木国春和邓若兰忙着早点铺子的时候,木槿被留在家里,在邓若兰眼里,木槿的伤还没好,有木国春这个大男人帮助,木槿只要好好在家养伤就行了。

独自一人在家的木槿抽取了第二个技能。

这个技能叫做“学神光环”。

“带上它,你就是学生中最靓的仔,智商提高、过目不忘都是小事,从此以后考的全会,享受其他人崇拜的目光吧。”

木槿穿越之前成绩就不错,现在获得了学神光环,更是如虎添翼。

恰巧邻居将儿子初中的书都送给了木槿,木槿只是随意翻了一遍,便掌握了这些内容。

学神光环着实厉害。

邓若兰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木槿在翻初中课本的场景,她勉强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压低了声音,和木国春一起数了今天赚的钱。

足足有五十块,比昨天赚的钱还多。

两人眉飞色舞,没有耽搁时间,继续去菜场采购食材了。之前觉得开早点铺是胡闹的木国春现在彻底闭嘴,只安静干活,为赚钱而努力。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幸福小区周围这个突然出现的早点铺子迅速红火起来。大家口口相传,每天早上都有许多人排队来买煎饼,即使邓若兰和木国春已经加大了采购食材的量,但精力有限,每天的东西最多也只能坚持到九点。

每天都有人失望而归,失望的人多了,他们家的名声也越来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好。

许多人慕名而来,就想要吃一块煎饼,喝一碗粥。

宋德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住的地方离幸福小区有一段距离,原本他是不知到邓若兰家的店的,但有一次工厂的同事给他带了这里的煎饼,他被这个味道迷住了。

今天他特地赶到这里,想要买一些煎饼给儿子吃。宋德算了一下排队时间,大概到八点多的时候能够排到他。

宋德心中高兴,却没想到看到邓若兰抱歉一笑,提前收摊了。

不管是宋德还是其他等着排队的人都哀嚎起来,很快宋德知道原因了,原来今天竟然是邓若兰女儿考试的日子。宋德虽然遗憾,但也能够理解,对于家长来说没有比孩子学习更重要的事了。

看到邓若兰和木国春匆匆离开,旁边卖油条的吴妙忍不住哼了一声:“农村来的泥腿子,还考试,他们的孩子怎么可能考上?”

吴妙非常嫉妒邓若兰的生意,他们家在这里卖了很久的油条,但一直不温不火,只能维持生计。邓若兰来了之后,生意迅速火爆,每天都有人排队。

因为嫉妒和眼红,她对邓若兰和木国春的态度也非常不好。只不过邓若兰平日里一直忙着生意,没空搭理她的小情绪罢了。

听到吴妙的话,另一边卖小馄饨的店主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们家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只有吴妙是城里的。

但城里人不还是还和他们一起卖早点?

他对邓若兰和木国春的印象倒是很好,因为邓若兰在这里做生意,使很多人慕名而来,有人排队没买到邓若兰做的煎饼,只能退而求其次,买了周围的东西。他们家馄饨味道虽然比不上邓若兰做的煎饼,但也不错,许多没买到煎饼的人也会买他们家的馄炖。

这段时间他的馄炖生意越发好了,赚的钱也多了,他对邓若兰是感激的,只有卖油条的吴妙明明也得到了好处,却还嫉妒邓若兰一家。她也不想想,如果没有邓若兰,谁来吃他们家的油条?

邓若兰和木国春并不知道他们离开之后其他人的议论,他们将餐车推回家之后,就送木槿去对面学校的考场了。

在仙女村时候,因为袁安芬的存在,他们对木槿的教育并不是很重视,但是来到县城之后,因为周围邻居的影响,他们的想法改变了,读书改变命运,他们想让木槿以后过和他们不一样的生活。

两人换了一身新衣服,非常紧张,嘴里更是念念叨叨,希望试卷不难。

当事人木槿却不慌不忙,只拿了一支笔,就进了考场。

同县外国语中学今年第一次招生,初一到初三的学生都可以参加,有奖金吊着,加上学校挖了许多好老师,来考试的学生挺多。

木槿在仙女村已经读到初二,她参加的是初三的招考。她来的并不早,到考场的时候,只有两个位置空着。一个属于她,另一个就在她位置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