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其他类型 -> 九零女配只想致富

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木笑笑今天也是来买衣服的,她已经开始琢磨怎么和跟苏阳偶遇,在偶遇之前她要好好打扮自己。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因为遗传蒋书林,她长相只是清秀,比不上木槿的艳丽。

    因此她准备花钱多买些好看的衣服,没想到进了商场就看到邓若兰和木槿离开的身影。

    木槿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木笑笑知道这件衣服并不便宜。她虽然买得起,但也要好好考虑一番。因此看到木槿买了,她才觉得吃惊。

    在木家没分家的时候,因为袁安芬偏心,木槿一家是过得最不好的,他们家也没什么存款。怎么分家之后,木槿就有钱买新衣服了?

    木笑笑直觉不对,走到木槿刚刚离开的店铺,恰好听到里面两个店员在聊邓若兰和木槿。

    “刚刚那个小姑娘可真漂亮。”

    “可不是,长得标致还聪明,听她妈妈说,同县外国语招生考试,她考了第一名。”

    “那可真厉害。”

    “……”

    后面的话木笑笑没有听了,她头脑嗡鸣,不敢相信自己听到话。上一世,木槿初三的时候辍学了,学历并不高,这一世怎么能考到第一名?

    木笑笑神情恍惚,连衣服都不想买了,她总觉得有什么意外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悄然发生了。木笑笑心情沉重,回家之后家里也是吵吵嚷嚷的。

    是袁安芬和蒋书林在争吵。

    袁安芬没分家的时候说一不二,现在也没有收敛。蒋书林又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加上孙梅花在旁边煽风点火,两个人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木国夏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迟,明显就是为了躲避家里复杂的情况。木笑笑重生之后一直想拉近父母的关系,但没想到他们的关系在分家越来越差。

    袁安芬嗓门很大:“蒋书林,你个没良心的,我是国夏亲妈,只不过是要点钱,你都不肯给吗?”

    蒋书林的声音也很大:“你那是要一点钱吗?你都快把国夏这个月的工资给拿完了。”

    听到他们争吵的话,木笑笑越发头疼,想到邓若兰和木槿买的衣服并不便宜,她眸光一亮,难得将自己的语气放软:“奶奶,我今天看到大伯母和芽芽姐姐了,她们俩买了一件十几块钱的连衣裙,他们家这段时间应该赚了不少钱吧。”

    听到这话,袁安芬明显不信:“就凭他们?”

    袁安芬对老大夫妻俩的性格是非常了解的,他们俩能赚钱,她是不相信的。

    孙梅花眸光闪了闪,木笑笑虽然骄纵任性,但并不是撒谎的性格,说不定大嫂一家真的赚钱了。

    孙梅花的心思百转千回:“妈,不久就是你的生日,到时候大哥回来,您问问他不就行了吗?”

    袁安芬虽然不相信老大一家能赚到钱,但也觉得孙梅花说的有点道理,点头同意,因为这个插曲,袁安芬和蒋书林也不吵了。

    木槿不知道她只是去买件衣服,便被盯上了,她现在已经开学了。

    木槿是第一名,直接被分到了最好的班级初三一班。

    在班级里还有一个她认识的人,就是在考场上坐在她后面的金发少年。路箫也看到木槿了,他原本以为木槿会和他说些什么,但没想到木槿仿佛没看到他似的,直接无视他。

    路箫哼了一声。

    坐在路箫旁边的是他的朋友马塬,他没察觉到路箫的异常,看到木槿之后,双目放光,兴奋地拍了拍路箫的手:“路哥,我们班竟然有一个大美女,绝对校花级别的。”

    听到他的话,路箫不屑:“也就勉勉强强吧。”

    马塬竖起大拇指:“不愧是路哥,眼光就是高,这样还勉勉强强。”

    木槿不知道其他人对她的议论,虽然有学神光环存在,她也认真学习。

    她的校园生活很简单,平日里安静上课,放学之后回家帮帮邓若兰和木国春的忙。她自以为非常低调,在学校里不起眼,但她不知道,虽然她与其他人交流不多,但在学校却非常有名。

    一方面是因为她是第一名,几乎以满分录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长得很漂亮。马塬确实没说错,木槿的样貌是校花级别的。

    她平日里来去匆匆,更给人一种高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印象。即使有人蠢蠢欲动,也不敢凑到她的面前去。

    邓若兰的早餐铺子生意也越来越好,邓若兰已经看好一家店铺,等时间到了,就准备租下来。

    袁安芬的生日也到了,木国春特地抽出时间,准备回去看看袁安芬。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邓若兰依旧记得木槿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势。若不是木槿年轻恢复的快,说不定木槿身上还有疤呢。因此邓若兰并不准备和木国春一起回去。

    邓若兰现在强势了,木国春无法强迫她,有时候木国春还是会怀念以前善解人意的邓若兰。木国春根本不敢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知道说出来的话,邓若兰又要骂他一顿。

    邓若兰与袁安芬一起生活了许多年,她对袁安芬和老三一家都非常了解,在木国春回去之前,让木国春穿上了来县城时候穿的那件衣服,三令五申让他不要说自己赚了多少钱,也不要告诉木家人他们现在开了早点铺子。

    木国春以前愚孝,日日跟在袁安芬身边,思想被袁安芬影响地厉害。但这段时间,他和邓若兰一起生活在县城,每天接触的人多了,不仅邓若兰改变,他的想法也潜移默化变了。

    木国春终于意识到,以前木家的关系是畸形的。他孝顺袁安芬可以,但是为了袁安芬和老三一家贴上自家就是不应该的。

    面对邓若兰的嘱咐,木国春点了点头,答应她回去不透露出自己赚钱的消息,只给袁安芬买点东西。至于钱,等过年的时候,三兄弟一起给。

    木国春被邓若兰千叮万嘱,在袁安芬生日那天回到了木家。但他没想到,袁安芬对他的态度完全变了。

    以往袁安芬看到他都当做没看到,完全忽略了他,这一次他回去之后,竟然对他热情了几分,甚至还主动关心他在外面累不累。

    就连老三一家对他都殷勤了许多。

    木国春以往几十年都没有这个待遇,又是惊讶又是受宠若惊,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孙梅花眸光闪了闪,木国春确实变了,虽然身上穿的还是旧衣服,但腰板挺直了,整个人气质也有所改变,不再像以前那样畏畏缩缩了,她越发相信木笑笑看到的事情。

    孙梅花和袁安芬对视一眼,袁安芬也懂了孙梅花的意思。袁安芬脸上的笑越发慈祥,将桌上唯一一盘肉端到了木国春面前:“国春啊,你在县城过的辛苦吗?现在在干什么?”

    袁安芬难得关心让木国春心中有暖流涌出,他差一点将自己的真实情况说出,但视线扫过老三一家,想起了邓若兰的嘱托,还是说出了早就想好的托辞。

    木国春告诉大家自己在工地打工,他刚到县城的时候确实在工地打过工,因此对工地的情况也算了解,说起来头头是道,袁安芬挑不出毛病来。

    袁安芬对木国春的话似信非信。木国春的改变是肉眼可见的,但赚到钱也只是他们的猜测。

    袁安芬的注意力放在木国春身上让木笑笑松了口气,听着木国春的话,她心中隐约有了个想法。

    在木国春回老家之后,邓若兰和店铺老板已经谈好,只等这个月过去,原本的租户到期,她就和老板签约。店面离同县外国语非常近,学生一放学就路过这家店面,生意肯定会不错。

    因为木国春回了家,邓若兰一个人非常忙,木槿每天上学前都会去在早点摊子帮邓若兰的忙。邓若兰的早点铺子离学校并不远,也有同县外国语的学生看到木槿在卖早点。

    木槿在学校是风云人物,学校很少有不认识她的,因此很快学校里就传遍了她家的情况。

    同县外国语学校对于成绩好的学生免学费,其他学生还是要正常交学费的,且学费并不便宜,因此学校里大多数学生的家庭情况都不错。

    木槿很快就发现学校里其他人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

    她起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次上厕所的时候,刚好听到厕所外两个女生在讨论他。

    “木槿成绩好,长得好看,家里却这么穷。”

    “是啊,她家是卖早点的。”

    “不过说实话,她家的煎饼挺好吃的,就是要排队。”

    两个人正说着,就看到木槿一脸平静地走了出来,她们瞬间有些尴尬。

    当事人木槿表情却不变,非常自然走到两人身边:“你要是喜欢的话,下次我可以帮你带煎饼。”

    刚刚说话的女生脸红了,等木槿走了才回过神来。

    这件事情很快在学校里传开,议论木槿家庭情况的人少了很多,他们反而觉得木槿落落大方。因为这件事情,许多同学都涌到邓若兰的早点铺子去买煎饼了。

    煎饼的口味瞬间征服了这群未成年学生,他们也不觉得卖早点有什么丢脸的了,许多人还自发帮邓若兰宣传。邓若兰乐得合不拢嘴,觉得木槿在学校的人缘不错,竟有这么多朋友来捧场。她还会做一些煎饼,让木槿带到学校给几个经常照顾她生意的同学。

    原本在学校显得异常高冷的木槿,反而变得平易近人起来,木槿的人缘一下子好了起来。

    他们才发现木槿的性格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不好接近,她脾气好,之前碰到背后议论她的人,她并不是伪装的不生气,而是真的不生气。还非常有耐心,不管是谁去请教她问题,她都会认真解答。

    大家发现,木槿有一张精明的脸,但其实颇为傻白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