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1 / 2)

将邓若兰和木国春的话收入耳中,木槿对木国春失望透顶。她原本以为经过这段时间的县城生活,木国春已经逐渐改变,但没想到他竟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他难道不知道以往日子过得不好,正是因为袁安芬的存在吗?

邓若兰声音平静:“我不同意让你妈和你弟弟一家住过来。”

邓若兰没有发火,但她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木槿听出了她平静语气下压抑住的情绪。但她对面的木国春却仿若未觉,依旧在说着袁安芬等人留在这里的好处。

不过邓若兰没发火,作为一切源头的袁安芬先发火了,她没有什么尊重**的意识,直接推开房门,脸上满是不高兴:“老大媳妇,你怎么回事?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不能住在一起,你太自私了。”

邓若兰抬起眼皮:“是不是我把家里的钱全部给你,让你用在老三一家身上就不自私了?”说这话的时候,邓若兰的视线从袁安芬身上扫到她身后的孙梅花以及木国秋身上。

孙梅还抖了抖,一段时间不见,大嫂的目光如同尖刀一样,仿佛能刮她的骨,她实在想不明白,以前懦弱安静的大嫂怎么变化这么大?

与孙梅花一样,袁安芬也察觉到了邓若兰的变化,但是她到底年纪大些,加上这些年作威作福惯了,即使邓若兰变了,她也没觉得害怕,只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

“你懂什么?一家人就要互相帮助,我不管你答不答应,木国春是我儿子,他就应该养着我。”说着,袁安芬冷笑一声,就想去打面前的邓若兰。

木槿快步走到邓若兰身边,一把推开袁安芬。木槿已经不是刚穿越的时候那个瘦弱小可怜了,这段时间有邓若兰每日丰盛的菜式补充着,又有系统的存在,她身体健壮了许多,直接将袁安芬推了个踉跄。

差点跌倒的袁安芬更生气了,扶着孙梅花的手站直,朝着木国春吼道:“这就是你的好女儿,上学上成这个样子了,一个女孩子上什么学,就应该把上学的名额给来宝。”

袁安芬最关心的还是木来宝的利益。在邓若兰和木槿回来之前,她已经和木国春说过木来宝上学的事情,但是当时木国春并没有一口答应。

趁现在这个机会,袁安芬再次提出这个想法。

在邓若兰和袁安芬发生冲突的时候,木国春一直是沉默的,这个男人,在关键时候永远靠不住。但当袁安芬需要他的时候,他又是第一个冲出来的:“芽芽,你怎么能这么对奶奶?老师就教你这么尊重长辈的吗?”

看木国春的表情,仿佛木槿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木槿看了木国春一眼:“我可没有这么为老不尊的奶奶。”

木国春还想说些什么,但又咽了下去,木槿的表情实在太冷淡了,仿佛他不是她爸爸似的。

邓若兰深吸一口气,心中也是失望透顶:“木国春,难道你真的想把你女儿的上学机会给外人?”

木国春沉默了,明明不久之前他还在为木槿考了第一名而高兴,现在却真的在考虑将女儿上学的机会让给旁人。

袁安芬早就将木国春的心理摸得透透的,心中得意:“来宝可不是外人,是木家唯一的孙子,是国春的亲侄子,我们是一家人。”

木笑笑离袁安芬有一段距离,看着胡搅蛮缠的邓若兰,她心中庆幸,幸亏木槿一家转移了矛盾,不然这些就要发生在他们家了。

作为造成如今这个场面的始作俑者,木笑笑是没有丝毫愧疚的,这些都是木槿上一世欠她的,她只不过是回来讨要些利息。

邓若兰看着周围的情况,站在她身边的只有女儿一人,站在她对面的是木家所有人,她颇有些心灰意冷:“既然你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那我就不掺和了。”邓若兰直视木国春的双眼,“木国春,我们离婚。”

邓若兰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却斩钉截铁。她这话一出,在场其他人全被镇住了。

“离婚”这个词新鲜的很,邓若兰和木国春也是到了县城之后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木国春没想到这个词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瞬间有些惶惶。

袁安芬则根本不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还是见多识广的蒋书林给她解释了一番,她才明白。

袁安芬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邓若兰说出来:“简直荒谬,还从未听说女人主动要分开的。”

事情朝着意外的方向而去,只想占便宜的孙梅花忍不住开口:“大嫂,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也不用闹到离婚的地步。”

在孙梅花看来,离婚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女人一旦离了婚,哪还有什么活路?孙梅花虽然想占便宜,但也不想逼邓若兰去死:“大嫂,你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考虑芽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