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翠微居 -> 其他类型 -> 九零女配只想致富

开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路箫做贼似的来到了早点摊子旁边,因为单方面宣布和木槿不对付,他没有买过木槿家的早点,但他的好朋友马塬自从吃了煎饼之后,成为木槿家的忠实粉丝,经常来木槿家买早点,还会给路箫带一份。

    路箫嘴上不屑,但每次都将早点吃得干干净净。但昨天晚上马塬告诉他,说早上不来买煎饼了。

    今天起床之后,路箫心中怎么都不是滋味,一大早悄悄来到了早点摊子附近,反正没人认识他,他偷偷吃了,也不怕被人看到。

    但没想到早点摊子的主人换人了,路箫皱了皱眉,想到煎饼的味道,还是排队了。不过等他吃到煎饼后,表情却更不好看,煎饼的味道和邓若兰做的完全不一样,太难吃了。

    路箫异常失望,饿着肚子匆匆赶到学校。

    没吃到早饭,路箫心情不好,坐在教室里,整个人都是阴郁的,尤其是看到木槿到了一份自家的煎饼,他的不高兴达到巅峰,忍不住开口:“你家的早点摊子不开了吗?”

    听到他的话,马塬非常诧异:“路哥,你怎么知道校花家的早点摊子不开了?”作为一个八卦王,马塬自己都不知道木槿家早点摊子的情况。

    路箫恼羞成怒:“我可没特地去买煎饼,只是今天恰好路过,有点好奇罢了。”

    马塬与路箫相处这么久,哪能不知道路箫是个死要面子的傲娇,他嘿嘿嘿笑了两声,没说什么,只是表情有种说不出来的贱。

    路箫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还曾经威胁过木槿,但木槿对他的印象却不差。木槿有一次放学回家迟了,路过小巷子的时候,刚好看到路箫救了一个被混混勒索的少女。

    因此面对路箫的挑衅,木槿只是笑笑,解释了两句:“我妈不开早点摊子了。”

    木槿和路箫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他们俩说话的时候,班级里其他同学都在悄悄关注。原本他们只是八卦和好奇,但听到木槿说她家不开早点铺子了,许多吃过她家早点的同学忍不住哀嚎:“为什么不开了,煎饼那么好吃,茶叶蛋那么香。”

    在美食面前,即使是校花和校草的八卦也吸引不了他们了。

    没想到同学反应这么大,木槿解释了一句:“我家准备开一个店铺,就在学校斜对面,早晨依旧卖煎饼、粥和茶叶蛋,中午和晚上卖麻辣烫,希望你们来捧场。”

    路箫不屑:“谁会给你捧场。”心中已经将木槿家店铺的地址记得清清楚楚。

    其他同学则诚实多了,纷纷表示要去捧场。

    木槿这边氛围很好,袁安芬那里的情况就不是很好了。

    如路箫这般觉得煎饼难吃并不是一个人,其他买了煎饼的顾客和他一样的感觉——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吃?

    其实袁安芬做的煎饼完全是按照邓若兰的步骤来的,她和邓若兰一起生活了很多年,邓若兰做煎饼的时候并没有瞒着她。即使步骤一样,煎饼的口味也不同。

    袁安芬做的煎饼味道普通,算不上难吃,但来买煎饼的人大多都是吃过邓若兰做的煎饼的,一对比,袁安芬做的煎饼就难以入口了。

    有脾气不好的,认为袁安芬骗了他们,袁安芬一直在信誓旦旦说邓若兰的手艺是她教的,他们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要求袁安芬退钱。

    袁安芬本就是贪小便宜又胡搅蛮缠的性格,钱到了她的口袋里,是不可能退的。双方矛盾越来越大,做煎饼的早点摊子被推翻了,一大早起来熬的粥和茶叶蛋也撒了一地。

    袁安芬和孙梅花心疼得不得了,矛盾上升到肢体冲突,旁边卖馄炖的老板报了警,这件事情才平息下来。袁安芬损失惨重,这才第一天,做煎饼的摊子就坏了,因为她把好几个顾客脸上都划出了血痕,赔偿也不要想了。

    事情闹得很大,等她咬牙重新买了材料,继续卖早点的时候,生意一落千丈,没人愿意到她这里买早点。煎饼不好吃,老板还会发疯打人,谁也不敢买了。

    面对现实的摧残,袁安芬和孙梅花失魂落魄,这和她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她们不仅没赚钱,还每天亏本,做早点的材料也要花钱,他们每天准备的东西卖不出去,只能砸在自己手上。

    这些东西并不便宜。

    亏损了一大笔钱,让一向好吃懒做的木国秋和孙梅花心痛不已,即使这笔钱很大一部分都是袁安芬从木国春那里拿过来的。

    他们不敢抱怨袁安芬,只能将不满发泄在木国春身上。

    孙梅花阴阳怪气:“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没告诉我们,不然我们怎么一直在亏钱?”

    木国秋附和:“大哥,我们现是一家人,你不能藏着掖着。”

    老三两口子的话让袁安芬也火了,将木国春骂得狗血淋头。但木国春也没有办法,早点摊子的事是邓若兰一手操办的,他平日里只负责打打下手,其他一概不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袁安芬来做就亏钱了。

    袁安芬骂骂咧咧,将邓若兰骂了一顿,说她不安好心。

    他们租的房子也到期了,房东催着交租金,已经将身上的钱全部交给袁安芬的木国春根本拿不出钱来,只能指望袁安芬来交。

    早点铺子不赚钱,每天亏本,房子的房租还贵,袁安芬考虑了一下,没有任何犹豫,将做煎饼的摊子卖了,自己带着老三一家又去找木国夏了。

    空荡荡的出租房里,面对被扔下的那些没什么用的锅碗瓢盆,木国春迷茫了。他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

    袁安芬离开之前不死心去了趟同县外国语中学,她始终惦记着木槿上学的机会。他们木家养了木槿这么多年,不能白养。

    她的要求被学校老师严词拒绝了,木槿是同县外国语的金宝贝,学校指望着她在中考的时候为学校争光,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木来宝放弃木槿?而且都什么年代了,还说女孩子不应该上学,简直可笑。

    袁安芬和孙梅花被学校的保安赶了出去,连木槿的面都没见到。学校的老师也隐隐听说了木槿父母离婚的事情,并没有将袁安芬找过来的事告诉她。因为这件事情,他们对木槿更多了几分怜爱。

    袁安芬不敢在学校胡搅蛮缠,只能灰溜溜地回去了,和老三一起去投奔木国夏一家。

    木笑笑最近心情不错,袁安芬带着三叔一家住到了木国春那里,家里少了争吵,木国夏每天也准时回来了,和蒋书林的关系都好了许多。

    她也顺利在学校遇到了苏阳,和苏阳认识了。她特地在苏阳被欺负的时候帮他出头,让苏阳对她的印象非常好。

    在木笑笑春风得意的时候,袁安芬又来了。

    与焦头烂额的木家一家人相比,邓若兰的事情顺利了很多。她开店铺的事情考虑了很久,也做好了规划,现在只要按照规划装修就行了。

    在她装修的时候,周围的邻居也知道她离婚的事情。

    邓若兰的手艺是真好,且性格爽朗,脾气也好,经常送自己做的菜给周围邻居,所以他们没有因为她离婚而对她有什么异样的看法,还纷纷表示开业了会来支持。

    楚欣妍带着楚珏去了一趟县中,在楚珏满分写完了高二的测试卷之后,学校同意破格录取楚珏。楚珏上学的事情解决了,楚欣妍全心全意帮邓若兰处理店铺的事。

    在几人忙碌中,邓若兰的店铺终于要开张了,店铺的名字是邓若兰起的,叫芽芽食铺,是用木槿的小名命名的。

    开业这一天,邓若兰在木槿的建议下,在店门口放一个炉子,炉子上架了个锅,锅里熬的是她准备的骨头汤。骨头汤是邓若兰自制的,作为麻辣烫的一个汤底,木槿、楚欣妍喝了之后赞不绝口,就连沉默寡言的楚珏都忍不住多喝了一碗。

    开业当天,在邓若兰揭开骨头汤的锅盖的时候,浓郁的香味飘散开来。刹那间,这条街上的人都被香味吸引住了。

    此时恰好接近中午,原本并没有感到饥饿的人在闻到香味的时候都觉得饥肠辘辘。他们顺着香味摸到了芽芽食铺,看着门口那锅咕噜咕噜的骨头汤,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自觉走进了这家刚开业的店铺。

    因为来的人多,邓若兰和楚欣妍没时间兴奋,就忙碌起来。

    木槿直接把后世麻辣烫的模式照搬过来,北边一面墙放着邓若兰特地买来的冰箱,冰箱里放着各种食材,有蔬菜,有肉类,还有邓若兰自己做的手擀面,每个食材边上都细致标了价格。

    进入店铺的人是被香味吸引来的,但进来之后却被这种全新的吃饭形式惊到了,所有人都觉得新奇。他们根据自己的喜好和价格挑选食材,在楚欣妍的指导选了锅底。

    邓若兰准备的锅底也多,骨头汤的,菌菇的,番茄的,麻辣的……让来吃饭的人眼花缭乱。不过大多数人是被骨头汤吸引来的,多是选择骨头汤锅底。

    邓若兰也忙碌起来,给大家做麻辣烫。因为提前熬好了各种锅底,做起来非常快。

    饥肠辘辘的顾客们很快吃上了让他们万分新奇的麻辣烫。

    点了骨头汤底的顾客先喝了一口汤,在他们咽下那口汤的时候,他们的表情变了,双目中都带着光——这也太好吃了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