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章·忍功(1 / 2)

冠上珠华 秦兮 2261 字 20天前

看他这样儿,元丰帝不由有些想笑,他深情的看向胡皇后的画像,轻声道:“阿恒,给你皇祖母磕个头吧,她盼着你出生,盼的太久了,若是在地下有知,得知你如今长得这样好,也一定会开心的。”

画像上的胡皇后神情和煦,微带笑意,一如她活着的时候。

萧恒并未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恭恭敬敬的朝着画像磕了三个头,才转过身看着元丰帝道:“我还未拜祭我的父亲母亲。”

“不急,礼部会安排。”元丰帝深深的看着他:“你放心,朕不会叫你被人指摘。”

从坤宁宫出来,元丰帝的心情大好。

夏公公见他久违的露出笑容,顿时在心里念了声佛,而后就急忙跟上了元丰帝的步子。

元丰帝是去的慈宁宫,田太后特意问起萧恒来:“他如今是个什么章程?还是犟着呢?”

“是个实诚的孩子,他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有什么心思就摆在脸上。”元丰帝提起萧恒的时候态度亲昵自然。

或许真是隔代亲了,田太后想到这些年元丰帝不知萧恒身世就对他多有纵容和宠爱,只能在心里感叹。

她话锋一转:“那皇帝你准备怎么安置他?还有老四......”

提起这些,元丰帝的表情自然的冷了下来,轻描淡写的揭过了:“老四胆子太大,从去年除夕那晚的黑熊之事开始,处处都是他在上蹿下跳,原本他若是当真有能耐,配得上他的野心,朕被蒙蔽一辈子也就认了,可他太过急功近利不择手段,朕已经对他失望透顶,若不是因为......”田太后明白,如果不是因为皇帝已经死了三个儿子,庄王也是要死的。

她点点头:“也罢了。”

元丰帝跟她说起正事:“有件事,还得劳烦您,到时候趁着您千秋,诰命们都在的时候,您把阿恒带给她们认识认识。”

也算是正式让宗室们认一认。

“这是该当的。”田太后并无二话:“这孩子若是能好好的,那比什么都好。”

当天萧恒在夏公公和汾阳王的陪伴下去了一趟庄王府。

元丰帝特地叮嘱过汾阳王,让他注意些,汾阳王心思沉重,看着大步走在前头的萧恒,眼神暗了暗,片刻后才在外头的石凳上坐下了。

短短一阵时间,庄王府已经大变样,外头铸了高墙,这里头也都乱作一团-----原本是挖那些巫蛊的东西的,后来却不必再休整回去了。

他的目光落在那棵树底下的树坑中,变得深沉又冷漠。

等到回了家,淳安已经迎了上来,不甘的抿着唇望着他喊了一声父王:“父王,他当真是皇长孙?”

汾阳王按了按太阳穴越过他进了里头,喝了口茶才冷着脸问她:“谁告诉的你这些?”

闯了上次的祸之后,汾阳王就一直不肯放淳安出门,连她的朋友上门来探望,也都被汾阳王拒绝了,只说她需要静养。

淳安就目光闪烁的轻轻哼了一声,见汾阳王面色冷肃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才放低了声音:“父王,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