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钱渊找过来(1 / 2)

衣锦华棠 自在观 4398 字 9个月前

钱锦棠和吴清许坐在马车里说知心话。

吴清许提到了自己的相亲对象:“是我祖母的娘家侄女介绍的,父亲早逝,寡母把他一手带大,已经中了举人,今年春闱没中,不过我爹说他很有前途。”

一听寡母一手带大的钱锦棠就很反感,又听吴清许的语气并不期待,她问道:“你之前都没接触过谢太太?能一手带大儿子,应该应该蛮强势的!”

她声音软下去又道:“我不是说女人性格强势不好,只要是讲道理的人,不管什么性格都好,怕只怕谢太太一生只指望这位谢公子,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儿子身上,那作为她的儿媳妇,跟她相处就会有些辛苦。”

吴清许欣慰的看着钱锦棠道:“棠姐你真的长大了,跟之前不一样了,竟然能想到这么多,我娘也是这么说的,她并不太同意,可是因为是祖母的亲戚介绍的,我娘也不能一口否了,而且我爹非常满意!”

谢太太娘家和李家沾亲带故,也是为了谢公子的前程才来给寿昌伯祝寿的,顺路才是看她。

吴清许叹息一口气道:“算了,不想了,女人就是菜籽的命,撒到哪里算哪里吧。”

怎么能这么算了?

如此豪气的吴清许都处不了的谢家,能是什么好人家?

钱锦棠越发不喜欢谢家,心想一定要把这门婚事搅黄。

突然吴清许干呕起来。

钱锦棠吓了一跳:“你怎么了?被谢家恶心到了?”

这是什么话?

吴清许用帕子捂住嘴,可是接下来她无论怎么努力都堵不住,胸口的浊气一拥而上,哗的一声她就吐出来了……

“怎么不走了啊?我说去就近的医馆!”钱锦棠扶着吴清许对外面没好气的叫道,吴清许吐的快要晕厥了,寿昌伯府是肯定去不了了。

苹苹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不行了小姐,外面堵车了,掉头都掉不过去!”

大家都去寿昌侯府,还都赶车,不堵才怪。

那不行啊,病情不容耽搁。

钱锦棠上辈子流浪的时候看过伙伴吐着吐着就死了,想到当时的惊骇和茫然,她急的哭出来,下了车直接将吴清许背在身上,然后就往回跑。

苹苹梨梨桃桃和在后面追。

苹苹道;“小姐给我吧,我脚程比你快。”

钱锦棠叫道:“那你快来,快……”

说着话,吴清许哗一声吐了钱锦棠一脖颈的绿水,一点食物都没有了,只剩下苦胆。

钱锦棠眼泪簌簌如雨,看不见前方,大喊:“萍萍,快点!快点!”

这时,她身边的马车上探出一个人影来:“怎么撂倒了一个?来,我骑马带她。”

来人五官俊郎却不爱笑,不是陆巡是谁?

钱锦棠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加上这几日等待的委屈,顿时嚎啕大哭道:“小叔叔,快救命!”

钱锦棠知道附近有一家回春堂医馆,她给陆巡指挥,陆巡带着她和吴清许一起过来。

吴清许在陆巡身前,钱锦棠在身后,到了地方,钱锦棠先跳下马背,扛着吴清许就往里跑。

本来想表现下的陆巡:“……”

就感觉自己除了有匹马,没什么用。

等他到了屋里,一个年轻的医者已经给吴清许诊过脉,并且开了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