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画魂(二更)(1 / 2)

密国,曾经的第一国,长久以来的自视清高,使得其错过外部大世界的巨大变革,再清醒,却是被诸国联合欺压,曾经的雄霸变肥肉,谁都想狠咬一口。

此时时期,正处在旧的皇权被废除,军阀分裂,百姓沉沦,部分国民苏醒,各种思想派系层出不穷而所有人都找不到正确的前进方向的时候。

时势造英雄,注定有闪亮群星冉冉升起带起大国崛起。

不过这些,离任务目标的距离有些远。

任务目标,叫上官泓,是个青年画家。

整个故事围绕着他和他的未婚妻白梦兰展开。

此时,上官鸿已经留学归来,在画圈里小有名气,而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白梦兰已经病逝。

没错,这是故事的开端,男女主角一个活着一个已经死了,也就是说这个故事,属于灵异。

上官鸿和白梦兰两小无猜一起长大,若不是白梦兰身体太弱,原本两人该一起留洋的,白梦兰即便没有去外邦学习先进思想和异域文化,家大业大的白家也给她请了各种老师,因此,两个未婚夫妻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狗血的悔婚事件。

且两人彼此一往情深,上官鸿一学有所成立即回国看望未婚妻,原本,两人该成亲的,可白梦兰先天不足,本土大夫外国医生皆无力回天,最终,白梦兰在最美的季节沉睡在最美好的年纪。

情深不悔变成矢志不渝,上官鸿痛失所爱,发誓这辈子再不爱别人。

他呕心沥血,将所有的爱情与情丝绘进未婚妻的肖想。这幅肖想,使他闻名世界画坛,而浓重的牵绊,也让白梦兰不舍离去的魂魄住进了画里。

上官鸿一跃成为一流画家,游走在上层艺术圈,其俊美的外形、优雅的谈吐、不俗的身世、丰厚的身家,再加上其浪漫的职业,吸引无数少女如蜂蝶而来。

上官鸿发誓只爱白梦兰一人,可他不可能对主动送上来的美貌女子们一点反应也没有,尤其他擅画人物,擅长外邦的油画,而外邦油画的主流题材是——尽情展现人体美好的年轻女人。

而上官鸿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每当自己找着一位模特,他总会对其倾诉他与白梦兰的爱情,如泣如诉如痴如醉。傻乎乎的天真女孩们,听到这样凄美的爱情不但不会退避反而更加飞蛾扑火妄图用自己真挚的爱情挽救忧郁的画家。

稍微一想,就把自己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呢。

可事实会是如此吗?

上官鸿说,情爱是毒药。所以对未婚妻忠诚的男人,在饮下毒药未成瘾的时候果断戒毒,以后悔懊恼我对不起你你是个好女孩但我们不能继续错下去都是我的错的情深姿态彻底割裂“婚外情”,再不肯见情人。

居然没人怪他?

郝灵:确定女孩子们没被下降头吗?

由此,上官鸿成了翩翩起舞盗取花蜜的那只蝶,无数花朵被采了还担心那蝶会不会被风吹被雨打呢。

然而,真正的故事还在后头。

某一天,第一个和上官鸿发生关系的女孩子,死了,从楼上一跃而下,摔得很惨。警察局鉴定结果,自杀。

然后第二个,在路上撞了车,撞得很惨,鉴定结果,自杀。

第三个,用剪子插进心口前先划破了自己的脸,自杀。

第四个...

第五个...

一个两个大家不会多想,可当四五六七个,没等大众联想到,知名探长找上上官鸿。

而沉浸在创作中的上官鸿丝毫不知情,探长再缜密的审问,没发现上官鸿一丝一毫的破绽。哪怕他直觉与他有关,可经过亲自跟踪监视,上官鸿的的确确与那些事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