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向神灵挥刀(求订阅!)(2 / 2)

恐怖凶人 未名北 4455 字 2个月前

下一刻,东倒西歪的路灯灯光之下,一群人瞬间越过了别墅区的外围,重重地落在了白杨的面前。

血迹斑驳的大地之上,浓重的血腥味摇曳在空气之中,一具具横尸之上,白杨缓缓拔出了刺入孟飞章的头颅之中的苗刀,转过身来,空气像是在这一刻凝固了。

作为这次十二帝国之一汉帝国太学派来的小队长,颜非一瞬间就停住了步子,因为他的心中像是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他,如果再向前,那么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乔志文?”颜非握着手中的青铜剑,立马认出来了白杨。

作为十二帝国各个小队的队长,几乎没有人不认识白杨,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次阿兹特克城之所以被神性教会血祭,就是因为白杨的存在。

而在颜非开口的瞬间,他的目光瞬间划过了周围的大地之上,然后瞳孔不由地一缩。

地面之上,晋帝国白鹿书院的尸体铺满了半个地面,颜非甚至从其中看到了白鹿书院之中与他同一届的精英——阳元白的尸体。

阳元白整个人胸膛被直接剖开,心脏已经干瘪下去,血液和不知名的液体汇聚在剖开的胸膛之中。

而另一边,唐帝国剑冢的人也都纷纷进气少,出气多,甚至还刚刚有一个被“乔志文”宰了。

颜非不由深深吸了口气,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闯进了凶杀案现场的人一般,现在跟凶手说一句自己只是走错了地方还来得及吗?

“今晚实在是太热闹了,晋帝国白鹿书院我见过了,唐帝国剑冢也见过了,你们又是哪国的?”白杨抬起头缓缓问道。

可是即便是白杨语气平缓,颜非也感受到那种恐怖的压迫感。

眼前的“乔志文”能够宰了唐帝国和晋帝国的人,那么他就不会介意再多宰一群汉帝国的人。

“汉帝国太学。”颜非顿了顿之后,最终还是开口了,只是他还挣扎了一下道:“我们只是路过,完全可以当做没有看到。”

白杨仰头笑了,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他用手中的长剑指了指地面道:“刚刚路过的人都在地上了,看看有没有你们喜欢的死法,我可以满足。”

而就在白杨话音落下的时候,夜色之中忽然传来了诡异低语声,像是有着千万人面无表情地重复着一段话。

“哈拉克罗根……哈拉克洛根……”

一声又一声,声音麻木的就像是没有灵魂一般。

在听到这个身影之后,颜非面色瞬间一变,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道:“乔志文先生,我们真的没有想要和您敌对的意思,城中那诡异的人皮此时已经扩散出来了,我们只是躲避那诡异的人皮才来到这里。”

像是在印证颜非的话语一般,在一道道眼中无神的人影从远处走来,密密麻麻连成一片。

以白杨的目力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一道道的诡异人影,正是从十二钟楼之下被放出的诡异人皮,但是这些人皮明显比之破旧的人皮似乎变得逼真了一些。

就像是这诡异的人皮在快速地朝人的进化过来。

只是诡异人皮之前可一直都没有扩散的趋势,现在怎么会忽然扩散开来………白杨皱着眉,在心中暗道。

这诡异的人皮便是白杨现在也没有弄懂它究竟在做什么。

不过可以知道的是,这些汉帝国的人或许没有说谎,他们来到这里真的是一个巧合。

但是即便是巧合,那么也算是你们的运气太差了。

黑暗的夜色之中,诡异而没有灵魂的重复声,让空气似乎都变得诡异起来。

站在一边的斯皮尔伯格忍不住地咽了口口水,看着远处那一道道诡异的身影道:“fuck,这是什么鬼东西?”

但是压根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斯皮尔伯格只能识趣地闭上了嘴。

“这东西之前还没有扩散的意图,阿兹特克城之中发生了什么?”白杨冷声道。

但是颜非却摇了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东西似乎将周围都包围了,就剩下了这片别墅区。”

颜非说的是实话,在诡异人皮包裹的城区范围之中所有通讯都无法进行,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和阿兹特克城中心汉帝国御林军之中的人联系,自然也不知道城市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有这个别墅区没有被诡异人皮覆盖?”白杨皱了皱眉道。

“对,只有这个地方没有被诡异人皮覆盖,就像是流水流下的过程之中避开了高地一般。”颜非低声道。

听着颜非的话语,白杨瞬间明白了过来,这诡异人皮之所以会只留下诺森别墅区没有入侵,那是因为他在这里。

就像是在十二钟楼的废墟之中,即便是诡异人皮异常想要吃了白杨手中的杰克,也不敢强抢,只是想要问他要。

所以说诡异人皮即便是隔着老远,也依旧能够感受到我,甚至下意识地避开我………白杨一边在心中暗道,一边对着颜非道:

“现在阿兹特克城之中是什么情况?”

尽管颜非好奇为什么“乔志文”似乎一点也害怕这些靠近的诡异人皮,但是不想要和白杨动手的他还是道:“之前人皮和神性教会的人纠缠住了,现十二帝国的神灵都在往这里赶来,神性教会的教皇应该也在赶来。”

那个邪教头子也要来了吗………白杨不由皱了皱眉头,如果他现在最担心的人是谁的话,那就是神性教会的教皇,毕竟在杰克的描述之中,这是和他一样善于说服他人的人。

尽管白杨经常说服别人,可不想被说服一次。

念及于此,白杨缓缓抬起头,看向了颜非道:“关于神性教会教皇你知道多少?关于异类你又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