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你能画的出来我?(第六更)(1 / 2)

占据了钟全尸体的索命鬼得到了钟全的一切。

也就是说。

他的鬼作画能力,外加杀死的四只索命鬼的能力,全都被这第五只索命鬼占据了。

而且。

这只索命鬼一直潜藏在暗处,完成了一幅完美的画卷。

按照钟全的那种能力,它可以把一切都替换到鬼画之中。

先前钟全只是画了那副棺椁。

想要替换掉棺椁,带着棺椁跑路。

可现在……

索命鬼比他还要贪婪,除了棺椁以外,所有的一切都被它画了进去。

这个一切,自然也包括杜归。

民间有种传说,要是把一些似人的存在,比如纸人,画卷,点了睛,那对方就有可能化作邪祟。

当然,那只是传说而已。

当索命鬼的点睛之笔落下。

它的力量发动了。

诡异到极致的力量,充斥了四周。

所有的鬼物全都感受到了什么。

杜归皱起眉,握着消防斧警惕的看向四周。

可下一秒。

极度压抑的气氛,让他无法喘息。

就好像空气被抽离了一样。

周围的所有一切,从怨鬼开始,纷纷被替换掉,进入了画中。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虚假的,纸糊的怨鬼。

紧接着是凶神。

一个个凶神被取而代之。

然后是鬼公交,鬼出租车,推土机,等等等等……

杜归的活动范围没有受到影响。

但他却发现了种种异样。

“什么玩意?”

“妈的,偷我的鬼!”

鬼画冲天而起。

墨色的污渍,白色的纸张,将一切都交织在一起。

索命鬼蛰伏的时间非常久,再加上完整的鬼画,足够它在这一瞬间,将所有存在都封进画里。

当然,它无法就此杀死两个陪葬者,以及众多鬼物。

就算它再强,也不可能做到。

甚至,正面对上,明朝古尸都能活撕了它。

不过它的目的,也是那具棺椁。

只需要阴一下所有鬼物,只需要制造一次机会就够了。

紧接着。

那力量作用在了明朝古尸和元朝古尸身上。

明朝古尸立马沉入画中。

元朝古尸的黑色棺椁掉在地上,它那穿金戴银的样子,和明朝古尸一起形成了恶鬼相斗的画卷。

再加上所有的鬼物都进入了画中。

眨眼间,就变成了百鬼争锋,呼啸而出的可怕画卷。

血雾和黑雾也在向画中沉去。

索命鬼从画中跳了出来,它占据钟全的尸体,手握一杆毛笔,一脸贪婪的盯着唯一没有被替换进画里的那具黑色棺椁。

可下一秒。

它忽然颤抖了起来。

因为在下方的画卷之中,那百鬼争锋图里,有一个存在没有被替换进去。

那个存在在这副百鬼争锋图的最高处,像是君临于百鬼之上者。

……

此时此刻。

如家饭店的地下。

那口枯井之中。

一缕雾气冒了出来。

雾气一出现。

整个如家饭店的气息,便毫无保留的散发了出来。

老街的每一缕空气,每一颗尘土中,都沾染上了可怕的气息。

倾盆而下的雨水都凝固了。

雨滴悬浮在空中,纹丝不动。

这一幕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有一只手按下了暂停键,让时间停了下来。

那种力量冲出了老街。

冲出了安宁路……

……

钱友亮等人全都退出了那两个陪葬者的鬼蜮中。

此时。

钱友亮脸色狰狞一片。

他哀嚎了一声。

鬼遮眼的能力失控了。

在那其中,墓主人的棺材盖疯狂震荡,像是收到了某种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