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你能画的出来我?(第六更)(2 / 2)

……

雾气中。

索命鬼发出惊恐的尖叫。

它画了不该画的东西。

那个君临于百鬼之上的存在,根本不是它能描绘出来的。

那个存在之前被它连眼睛都点上了,所有的细节,都被描绘的淋漓尽致,但此刻却扭曲了起来,像是褪色了一样,直接化作一滩污渍。

索命鬼占据的钟全尸体,当场爆成了一团血雾。

只有那张鬼脸冲向了棺椁。

它更像是被反噬了一样,原本可怖的气息,瞬间萎靡不振。

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杜归握着消防斧,一脸懵逼的盯着冲向棺椁的索命鬼。

“那是我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杜归却深知,痛打落水狗的道理。

抢他东西的,都和他有仇。

当即,杜归双手握住消防斧,横在胸口用力一挥。

那张鬼脸猛地回过头。

又一只索命鬼从它的血盆大口中飞了出来。

当场被砍下了脑袋。

鬼脸继续冲向黑色棺椁。

百鬼争锋图中的明朝古尸,和元朝古尸,此时已经发疯了。

血雾和黑雾从画卷中喷出。

整个画卷都在扭曲,崩溃……

元朝古尸伸出手,一把从画里穿了出来,对着鬼脸一拍。

鬼脸再次吐出一只索命鬼。

那索命鬼当场被拍爆。

黑雾像是毒蛇一样追杀了过去。

明朝古尸也动手了。

鬼脸故技重施,让另一只索命鬼抵抗住这次的攻击,钟全杀死了四只索命鬼,此时除了最后一只,都被它扔出去当垫背的。

那具棺椁,对所有的鬼物都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因为那会让它们变得更加强大。

但正在这时。

一根黑色的麻绳凭空飞了出来,直接套在了鬼脸的头上。

杜归没有把鬼脸拉下来。

反而任由鬼脸拖着它往那黑色棺椁里冲去。

“这是我的!”

一只只鬼物从画里钻了出来。

鬼画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便当场被打破。

明朝古尸,元朝古尸全都冲了出来。

尤其是元朝古尸。

这个陪葬者七窍中都喷出了血雾,要将这只索命鬼撕碎。

杜归怒吼:“拦住它!”

明朝古尸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挡住了元朝古尸。

同时,那张鬼脸已经腾空而起,拖着杜归悬浮到空中,坠进闪开了缝隙的黑色棺椁中。

看样子,它会比杜归先钻进去。

杜归狞笑不止,再次挥起了消防斧:“给我死。”

一斧头下去。

鬼脸再次吐出一只索命鬼,它手中的毛笔也消失不见。

那只索命鬼替鬼脸死了一次。

已经没有后续了。

轰的一声……

鬼脸钻进了黑色棺椁之中,立马便有可怕的气息从里面冒了出来,让人凭空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唯有杜归。

他根本就没有迟疑,或者说,他在半空中根本没法移动。

也一并掉进了黑色棺椁之中。

哗啦一声。

棺椁重重关上。

元朝古尸暴怒了,它一把将明朝古尸撕碎,裹杂着血雾冲向棺椁。

但一辆鬼公交却比它更快。

十多个鬼员工冒了出来,扛着棺椁悬浮了起来,将棺椁放在了鬼公交的车顶上。

然后,所有的鬼员工,鬼车,全都一溜烟的跑了。

元朝古尸嘶吼了一声。

血雾立马和黑雾分开,它悬浮在血雾之中,直接追杀了上去。

明朝古尸此时也恢复了原状。

它也操控着黑雾,追在元朝古尸后面。

只留下民调局的几位老人,全都一脸震撼。

“发生了什么事,全跑了?”

“怎么办?”

“追!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