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哭声(1 / 2)

万事如医 自在观 2341 字 20天前

三姑娘回到家之后让下人把任聪的东西全部扔出府,并且让下人告诉任聪,以后不要再来他们家了。

任聪岂能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发走的?

他急急忙忙来找三姑娘。

“三表妹你是不是不去京城了?那我很快就会向你提亲,你不要这么生气嘛,我真的不喜欢二表妹。”

三姑娘叉着腰道:“我们老李家闺女不值钱吗?我们嫁不出去了,干什么都要嫁给你?是二鬼头不要你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我也看不上你,要不是你,我们家能变成现在这样?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你们家才几亩地几间房,就想娶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赶紧给我滚。”

看着任聪面目扭曲的样子,三姑娘觉得自己眼睛吓了,跟风少一比任聪脸提鞋都不配,她之前怎么会觉得任聪长得好呢?

任聪如何劝慰三姑娘三姑娘都只是侮辱他,他恼羞成怒道:“很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见异思迁了,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白给我我都不会要,你要么去京城找婆家,敢留在朱雀镇,我让你永远都嫁不出去。”

三姑娘对着任聪的背影呸了口,她马上就要跟着小傻子进京了,路上有风少,她给风少做妾都可以,谁要留在朱雀镇,怕他吗?

而在这时,她心中的小傻子他们已经启程了。

一重山水一重人情。

朱雀镇走个半天,如意他们就改水路了。

太祖定都金陵,不过太宗靖难得天下,之前太宗的封地是燕京,也就是如今的北京,太宗靖难之后舍不得自己的老窝,再加上京城是门户,这里放谁抵挡蒙古人太宗都不放心,最后太宗决定迁都。

迁都之前,最棘手的问题就是米粮。

江南是鱼米之乡,养个十几万人不成问题,北方的粮食就差多了。

迁都能成功,必须要解决这些人口的粮食问题。

于是太宗命令工部疏通了运河,让南北变通途。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朝廷官员腐败,漕运慢慢变成了生意。

如果是平常的商家过运河要交成倍的税,那些资本不够雄厚的只能将商品放在漕船上走,这样不用交税,却要被漕兵们扒几层皮,不过跟名目繁多的税务比起来,漕船的费用要少许多。

再一个,水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水寇。

可再猖獗的水寇也不敢劫持漕船。

萧家风家和宋余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不用找关系就能坐到漕船。

所以,如意和海棠坐的就是漕船。

也就是管家的船只。

十分大和气派,光客房就分了两层。

海棠显然是第一次坐船,就算他们住在第一层依然吐的七荤八素。

看着如意没事人一样,海棠躺在床上有些嫉妒:“小姐,大家都是第一次坐船,怎么你什么事都没有呢?”

如意心想要么不是第一次。

要么……她傻,反应迟钝感受不到。

她想,应该是第一种,毕竟第二种是假的。

还是不能让可怜的婢女这么吐,不然会死人的。

可如意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就出去找韩琦。

韩琦走南闯北的,总有办法。

却不想她走出船舱的时候,风少羽也在。